为了同学聚会,老叔特意从抚顺赶回来,下午与之畅聊之后,老叔决定把我也带去,让我涨涨见识。其实我也一直很好奇,毕业30年之后的同学聚会究竟是什么样子,为什么大家都选择在百忙之中挤出时间劳累奔波于此。我想,今天能以旁观者的角度参与,也算一份幸事。

我们去得稍晚,一进饭店便是同学的热情欢迎,餐桌上的饭菜早已备齐,就等着把最后一位的酒杯斟满。大家有说有笑,相互调侃,互相寒暄,在我与老叔就坐之后,所有人一同举杯,为友谊喝彩,给岁月铺陈,将青春唤醒。

老叔很快就热聊了起来,坐在他旁边的,是曾经一位非常要好的朋友。在他们的谈话中其实不难听出,当年唯唯诺诺的男生已经成长为家庭的顶梁柱,那些充满技巧的话术、细节的聊天,是从多年的打拼和交往中习得,可攻可守,可曲可直。在坐的女同学相比当年,更显成熟,更显韵味,肢体的动作和说话的神态都充满了时间给予的自信,只是在不经意间,可以看到她们夹杂着岁月的皱纹和被经历打磨过的

当年腼腆的男生已经不再惧怕女生的眼神,厚重的嗓音、沉稳的谈吐、绅士的气度,在酒桌上侃侃而谈,借着酒精说着当年未说出口的话,一切都在玩笑的掩映下显得那么自然,那么真实。很少有人知道,幽默大叔的背后,经历了多少挫败,看淡了多少世俗。我想如果当年的男生拥有现在这份底蕴和风度,结局一定会大相径庭。这场聚会上看不到为生活疲累的疯子,只有端着酒杯装醉的诗人。

看了一会儿,听了一会儿,我慢慢明白了同学聚会的意义,即便没有加入其中,这种感觉却还是扑面而来。关上门,这儿就是另一片天地。与生活不同,这里没有重重的人伦定位,没有条条的人设标签,在酒桌上,大可坦然、大可诉说、大可“提当年勇”,一系列在学生时代乐此不疲的话题,在这里就是主流,也只有在这里,才能被理解。

我仿佛在不惑和知命的年华中感受到了青春,同学聚会,坐在一起的是同学,让大家凝聚在一起的,是青春。一群在彼此青春年华中走过关键节点的人因青春又聚在一起,相互诉说着青春的往事,这已是青春,已是青葱岁月,即使很短暂,却也能镌刻人心。

临近毕业的前一天,室友跟我说:“我们同学之间的关系记忆,其实大部分都会保留至分离的那一刻。”我想应是如此,即便是30年、40年、50年,大家聚在一起还会聊今天这些话题,上学时的每一份记忆,只有在这个时刻才会被放大。所以,酒桌上经常会出现这样的场景:餐桌上的饭菜已经所剩无几,只有几片菜叶泛着油光,碗筷旁、板凳下大家的酒瓶交错在一起,所有人都忙着回忆,已经忘了喝了多少瓶,敬了多少酒。即便拿出去的筷子只能夹到几粒花生米、几片泡菜、几片油渣,也没有人会主动喊点菜,大家都沉浸在其中,笑得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