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曹小莉

遥寄五十年上山下乡同窗纪念聚会

数载同窗情谊在,

难忘校园观耕台。

当年桃李芬芳日,

至今不减旧神采。

远在天涯枫叶国,

常见故乡容颜改,

心境已如平湖月,

忽见惊鸿照影来。

见中学同学新春一月七日聚会,纪念五十年前一九六九年一月四日身不由己一锅端被遣山西农村插队,发几句感言庆贺,从温哥华发往北京现场酒店松鹤楼,祝京城同学快乐健康,余生幸福安康,友谊永存,思念绵长。

2019年1月7日于温哥华

中学校园风貌,我们就是在这里求学,忽然遭遇文革风暴,枝叶凋零,十年浩劫后才恢复生气,同学个个是人才,重新确定了人生标向,一棵棵大树又枝叶茂盛茁壮屹立天地。

中学母校,人生求学之路的重要地方。

观耕台,古代皇帝祭奠先农的地方,我们读书玩乐的好地方。

图书馆,消磨了几多少年时光,六十年代中如饥似渴地在有限的书籍中窥见世界。

聚会的大堂,也是吃三顿饭的地方,清贫年代吃什么都香甜无比。

以下是在微信群里,我们一九六四年秋入中学的北京同班同学这几天的交谈摘要,难忘五十年前的一月四日去农村插队情景,距最高指示一九六八年十二月二十二号发表不到两周时间,可谓仓促离京。伟大领袖的指示从上山下乡“大有作为”到“很有必要”,是一个飞跃,从六八年的中学生自愿志愿零零星星的插队,到六九年的整个遣送,完成了知青历史上的巨变,一代人一千七百万的浩浩荡荡的迁移。我们一个小班级的小小议论谈天,如一滴水珠反射太阳,自然纯真,真情流露,坦荡平生,珍惜友情,老三届闲谈反思那一场耗费青春的运动,对未经历者,比一些高大宏伟的宣传,更有着真实的意义。

今天我们班部分同学聚会,纪念去山西插队50周年。

天安门前英雄纪念碑,受着革命烈士诗抄的影响,我们这一代人总是充满理想主义,愿为人民服务,被祖国挑选。这是1968年为自愿去农村的几位女同学送行,几个月后人人都必须走了。为我们的青春惋惜,为我们的理想主义为傲,永远怀念和热爱我们的芳华,怀念是为了不让我们的下一代无端地以任何名义虚掷光阴。

恰同学年少,校园蹉跎岁月,汉白玉观耕台上攀爬,学古时君王观农耕,却不知前途悠悠,他日下乡学种田,一去几春秋。

崔召云:离开育才走向社会50年了,今日重聚感慨万分。半个世纪蹉跎岁月青葱少年两鬓染霜且行且珍惜。

水调歌头 | 插队五十年祭

2019年1月4日

接受再教育,插队去务农。

五十年前今日,离别北京城。

此行将去何处?山西南部偏东,有县名屯留。

古时上党地,大队称杜村。

国有殇,闹革命,一片红。

最高指示神圣,谁敢令不从?

时代立新破旧,造反洪流汹湧,横扫害人虫。

至今思往事,心绪亦难平。

郭鹰: 咱们是1969年月1月4日出发去屯留插队的。对于这个日子刻骨铭心。那天戴卫说了他的弟弟去车站送她,却远远的躲着,读到此处不禁悲从中来,大家几经坎坷,最终都回到梦牵回绕的北京,生咱养咱的地方,个中滋味,难以述说。犹如曹雪芹所言,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哪里有什么见笑呢?咱们都是奔70的人了,衷心希望各位老同学,健康,平安,快乐!

牛五一:1月4日是咱们去杜村插队的祭(纪)念日,每年此日总有感想,心绪难平。沁园春词是去年填的,七律是前年写的,只是感情的渲洩,同是天涯沦落人不知是否有同感,见笑。

七  律

牛五一  2017

汽笛声声过山川,离京四十八年前;

响应号召不由已,抗旨不遵悬高鞭。

大有作为须立志,广阔天地日月天;

换骨脱胎经风浪,往事历历不如烟。

调寄  沁园春

离京赴山西插队49年有感 2018

旗捲寒风,人头攒动,锣鼓喧腾。有亲友相送,情深意重,爷娘牵手,反复叮咛,当哭无泪,欲言又止,难捨送别一片情,车轮动,伴悲声阵阵,再见北京!

周建平:谢谢啦!谢谢啦!尤其是当我看到五一从遥远的山西专程给大家背回的杜村核桃、自制的香甜榅桲、养生的野山楂酒、山东家乡特产等(多沉啊),禁不住热泪盈眶,真是感动极了!哪一样都饱含着浓浓的同学情谊,谢谢啦!谢谢啦!

崔召云:今天聚会,牛五一还给大家带来自制山楂酒炒红果以及山西屯留特产和山东特产,郭鹰给大家带来花生瓜子小橘子等食品,让聚会增添了大家庭过年的味道[ThumbsUp]彭会君独创录像形式,聚会更显得生动活泼。看得出大家对此次聚会倾注了一片热情。

崔召云:看咱班没有喊青春无悔的。

郭鹰:咱班同学基本三观一致,说的是基本。

刘忠伏:还在安阳弄一个考古发掘报告,出版社要得很紧,春节前要定稿,估计还要一个星期~十天才能返京,聚会只好错过了,衷心祝大家聚会开心快乐啊!

崔召云:离开育才走向社会50年了,今日重聚感慨万分。半个世纪蹉跎岁月,青葱少年两鬓染霜,且行且珍惜。

郭鹰你好!八一班的老同学明日聚会,请代我向大家问好!!范中光l

召云,抱歉我不在北京参加不了7号八一班的聚会,届时请你帮我说一下,谢谢你。同时请你代我向所有参与的同学问安康,再谢! 万新英

戴卫:五十年前的今天,我那还不到15岁的兄弟(戴棣)写了一首小诗,第二句是“折柳与君别”。当时我不懂“折柳”也没多想,现想起很是伤感,毕竟老了。1月4号是我生日的前一天,5号我就18岁了,我弟要到11号才15岁。我走了家里只剩他一人,爹妈都被关着不能回家。他只能一人煮挂面吃了,本来是我们两人吃。我家姚老师留下的好几卷挂面都是长了虫的,要用废牙刷先刷去那些……再下锅。前一年我弟还得了甲肝,开始以为是感冒,帶他去门口的小诊所看,医生居然就按感冒开的� ,后来黄疸出来了成了个黄人,把我吓坏了。我拿上爹妈留给我们的5元生活费带他去了友谊医院。一路换了3次车,好在人不多有位子,他一直趴在我腿上,其实他已病得很重了,只是我不懂。那天怎么回的家我已记不得了,只记得我总是把中药熬糊,也不知熬糊的中药会吃死人。同时我弟又得了胃溃疡,每天床头都放个暖瓶,靠喝水止痛,常一宿宿无法入睡。眼看要不行了,我只能给奶奶写信求助,后我弟去了上海,算捡回了一条命。那时我爷爷也正受冲击,华师大只发他3个人的生活费(他,我奶奶,我太婆),存折早被抄了。没钱也得保孙子的命,大家全力以赴,在奶奶的精心照顾下,我弟总算活了过来,半年多后返回北京。这一幕幕虽不清晰但似乎就发生在昨天,无法忘怀。幸亏69年10月,已15岁的老弟去了东北军垦,从此“茁壮成长”起来!

晏依林:當年棣弟送姊姊內心是何滋味⋯⋯

郭鹰:50年前的今天,咱们就那样被一列火车拉出了京城,去了山西,中断了学业,接受“再教育”去了…也开始了各自的坎坷人生,虽说大家经过各种曲折,最后还是回到了生咱养咱梦牵回绕的北京,我们和老北京永远的不离不弃。

郭鹰:记得咱们是临近中午发车的,好像有记者举着话筒,在车窗外采访,希望是能听到“豪言壮语”,结果已经有哭声了,50年了,犹如昨日,历历在目

戴卫:那时我有点迷糊,什么都记不得了。由于几乎一夜没睡,我怎么到的北京站都忘了,是先到的育才?只记得上车后和九一班的女生一起聊天,后发现窗外很远处站着我弟,我心里一惊!因他并没说要来送我且站得那么远,看来他并不想让我知道。车快开了,我已无法下车,只能默默看着他然后随车远去。

晏依林: 妳的回憶令人心疼,但妳說的對:「笑著活下去」!

戴卫:刚才我给他发了一句话:感谢你五十年前的今天去北京站送我!……折柳与君别……

他回复说:历历在目。那时相依为命,一晃50年了,祝明天生日快乐!

曹小莉: 祝你生日快乐,你所说的我历历在目,你走之前常常混在我家玩,我们都是逍遥派,一声惊雷天下知,一月四号全班端了锅,凄凄惨惨去了山西屯留,九月十六号我也仓皇离京,去了大漠风沙的乌拉特前旗……

曹小莉:回忆很真实,姐弟情深,虽然你们好像互不关心,但还是血浓于水呀,每家都如此,怎么一晃儿就老成六十多岁奔七十去了,不可置信,太不像话了。mirror ,mirror in the wall, who is the fairest of all. 我们都成了白雪公主故事里的后妈了,又老又丑,一代一代,青春年少又成长。

(微信里小莉唱起来,已是温哥华深夜时分)

青山坡下,平原宽广,肥沃而芬芳,

依依垂杨,随风飘荡,享受着春之光,

这里就是我的家乡,最亲爱的故乡。

依依垂杨,随风飘荡,年轻人又成长,

这里就是我的家乡,最亲爱的地方。

戴卫:小曹怎么忽然想起了这首朝鲜歌曲?我是小学4年级时学的。

曹小莉 : 我妈妈总唱这首歌,“垂杨依旧,依旧垂杨,年轻人又成长,这里就是我的家乡,最亲爱的地方。”曾几何时,现在轮到我们来唱“年轻人又成长”,怎不感叹,只能以歌声抒情。

彭会军:美篇视频本想用插队50周年祭,怕通不过。想了半天“祭”和“纪”都不用了,大家知道的。为什么用花儿与少年这首歌曲,一是花儿与少年应该是在美丽古老的育才;二是这首曲子的后半部分曾经被晋南运城插队的知青改编成中条山之歌,不知你们杜村的同学听到过没有?记得开头几句:山高高不过中条山,中条山屹立在白云间,我们是北京的知识青年,告别家乡来到……,中条山虽然很美丽,比不上北京的颐和园......。插队回京时听到后,泪流不止。

崔召云:彭会军做的真棒[ThumbsUp][ThumbsUp][ThumbsUp]难忘的50年祭。

牛五一 聚会归来有感  2019年1月

同窗亦插友,相逢话语多,祝福与祝愿,视频广传播。已奔古稀去,往事成蹉跎,相约再聚会,都要好好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