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马化腾,让世界有了微信;感谢杨华正,组建了我们班的微信群;感谢涂惠文,不辞劳苦,找齐了我们班还健在的大部分同学。这才有了时隔48年以后的南昌六中65级高一(4)班的第一次聚会。

2016年5月15—16日,我们班的40位同学,在班主任曹雄飞老师的召唤下,从四面八方赶来,相聚南昌市梅岭。一别48年,再次聚首,一个个已是沟壑纵横,白发鬓鬓。顾不上那么多,大家握手拥抱,半猜半认,呼叫姓名,寻找同桌,泪眼朦胧,喉咙哽咽,庆幸我们都还活着,庆幸我们赶上了好时代。大家济济一堂,如痴如狂,又跳又唱,举杯狂欢。座谈会上,同学们回忆我们曾经有过的青春时光,难忘下放插队的艰苦岁月,畅谈困境中的奋斗历程,共叙永恒的师生情同学情。梅岭的美景增添了聚会的喜庆,先进的摄影技术留下了精彩的场面。欢快而短暂的两天,转瞬即逝。大家相约,两年后,待我们毕业兼下放50周年时,再次相聚。

2018年9月16日,我们班的群里发了一个聚会筹备组的“通知”,正式宣布南昌六中68届高三(4)班纪念毕业兼下放50周年聚会进入倒计时。10月7日,根据具体情况的变化发了补充通知。这两个通知决定,10月22—23日为聚会时间,聚会的两天主要放在抚州,除了游览抚州市区景点外,要前往大觉山体验佛祖的英明伟大和领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力争我们这些古稀老人也能成为大知大觉大彻大悟者。23号晚上回南昌市君来大酒店照集体照、举行晚宴、过生日和歌舞晚会。

通知建立了这次聚会的工作机构。总策划兼总导演涂惠文(有唯一的联系电话为证);总指挥李良泉,副总指挥袁国民(鉴于两位同学的特殊情况,由梅家铎和涂惠文具体负责);财务总监吴新萱、王明凤,负责财务的收支;接待办主任罗时梁、贺灵先,负责各位外地同学到昌的接待事宜;文艺部部长为杨华正,领衔主演为黄梅兰、帅友芝、佟晓、潘孟广,全体同学皆为群众演员;摄制技术部最为强大,由摄影和制作技术高超的涂子超、熊自林、王金龄、梅家铎、涂惠文、朱海燕组成(由于通知是“筹备组”发的,为了体现筹备组的至高无上权威,下面的具体组织均做了相应改动,不再称为“组”)。通知对于各机构和人员都作了具体细致的安排。真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等10月22日这一天静静地来临了。

随后,群里进行了接龙报名。两年里,经过涂惠文和其他同学的努力,我们又陆续找到了王金龄、潘孟广、何凤英、邓筱梅、朱佰健、朱菊妹、王宗志等同学。王金龄、潘孟广、何凤英、邓筱梅等四位同学明确表示要参加聚会。最后,报名参加抚州和大觉山旅游的有曹老师和37位同学。其他数位同学表示会参加君来大酒店的活动。

时间在一天天过去,同学们迎接聚会的迫切心情也在“与时俱进”。向来与世无争的老天爷突然想起来要捣乱了。本来以为阳历十月晴天的概率很高,会秋高气爽,艳阳高照,没想到10月13日晚,杨艳玲同学首先在群里发了一个截图,内容是15号至23号的天气预报。预报说这9天里,基本上阴雨连绵,更悲催的22—23号还有中雨到大雨。艳玲同学还配上了相当煽情的解说词:“天公不作美呀呀呀!”连说三个“呀”,也是醉了!一石激起千层浪,群里立即有了反应。杨华正同学发文附和:“所以我早说过上半年天不一定不好,下半年也不一定天就很好”,还附上了窃笑的表情包。我虽然没有发言,但在心底里是赞同华正的观点的,心里暗暗叫苦。幸好,李良泉同学及时给大家打气,他发微信说:我查的天气预报是南昌市21号雨,22号阴,23号雨转多云,24号阴;况且这几天气温都在18度至26度之间,凉爽宜人。贺灵先同学则认为:一个星期之后的天气预报情况可靠性还得打个问号?前些日子预报过有两天是雷阵雨转大雨天气,结果太阳晒暴头。贺灵先同学为此还加了一个大大的红问号。

天气对于出游至关重要,对我们这一群早已退休的老人来说就是最为重要的影响因子了,因为我们不需要开会上班干革命工作,有的是闲暇时间,天气不好,是会极大地影响游兴的。群里一时众说纷纭,不少同学献计献策。最后的结论是:天爱咋咋滴,随天去吧!我们班的游程不变!梅家铎同学在微信群转发了郭燕(笔名“春暖花开”)的一首诗歌《十月,请带上自己的阳光》:“带上自己的阳光,照亮内心的迷茫,一朵花开,到哪里都是芬芳,一粒种子,落到哪里都会生长。一缕阳光,洒向哪里都是温暖。”梅家铎在重阳节(10月17日)还赋诗一首:“九九登高望同窗,七十大聚动心房。六天之后全班聚,一生无憾无遗枉。”很好!让我们带着温暖的心情,去体验和感受这50年等一回的温暖之旅。

四、22日早晨,君来大酒店门口人头攒动

实话实说,老天爷不算太坏。10月22日南昌市是阴天,早上六点,天还“朦朦光”(余干话,吴官正用语),君来大酒店门口就开始热闹起来。从上海赶来的熊自林、佟晓、王金龄、徐婉如,从深圳、广州、佛山赶来的杨华正、帅友芝、潘孟广、熊木水、汪平、杨艳玲以及本省各地来的同学和南昌市的同学齐聚一起,共同庆祝我们班的又一次盛会。

第一次聚会由于各种原因没有能参加的杨华正、熊自林、王金龄、潘孟广、邓筱梅、何凤英同学是大家关注的重点。尤其是王金龄、邓筱梅、熊自林、杨华正同学,因为有“故事”,所以更加引人注目。据贺灵先说,我们曾经千方百计寻找王金龄,他之所以前年没有来,是下放插队的地方闹了个“乌龙”,他们告诉寻找的人,以为王金龄同学去了极乐,搞得我们的通讯录都发生了错误;邓筱梅失联多年,是在聚会的前些天费尽曲折才找到“组织”的,重新回到温暖的大家庭,所以格外“珍贵”;熊自林则是制作相册和影集的高手,经常在群里发布自己创作的作品,人气超高;杨华正是班上的大才子,多才多艺,又是大帅哥,是当年班上多名靓妹暗恋的对象。因此这次他们参加聚会,要打的招呼都特多。

很多同学都是50年没有见过面,依稀的少年印象早已今非昔比。手握疼了,还要继续用力;嗓子哑了,还要接着喊叫。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旅游大巴来了,我们上车吧!

这次出游,我们38个人的总年龄将近2700岁(根据通讯录计算,以虚岁为准,因为据说虚岁更接近人的真实年龄),平均年龄70岁还多,但是在旅游大巴上,孩童般的欢笑一刻也没有停止,我们乘坐的交通工具就像吉普赛人的“大篷车”,充满了欢乐,歌声掌声笑声欢呼声不断。

一阵“试唱”热身以后,曹老师发表了即兴演讲。由于车顶棚有点矮,老师只好弓着背,努力抬起头,面朝同学们侃侃而谈。他说:“我们都在做着一个美丽的中国梦。我们希望我们的老年能更健康,更幸福。希望我们人生的路走得更长、更久。在这夕阳无限好的日子里,我们将奏响我们生命中最响亮的乐章。我们这次到抚州、大觉山去旅游,既是一次别开生面的聚会,也是对50年历史的祭奠。”曹老师不愧是南昌市重点中学资深的语文老师,旅游大巴上见景生情的“急就章”,也能说得如此言简意赅、文采飞扬。老师接着演唱了两首歌《革命人永远是年轻》、《深深的海洋》,收获的当然是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不过,大巴上的主角还是我们这些“群众演员”。同学们争先恐后地唱起了自己熟悉和不熟悉的歌曲。没有电视机弹出的字幕,我们这些唱惯了ktv的老头老太只能凭记忆或看着手机和字条乱唱一气。谈不上专业,气氛是空前的。细心的杨华正特意带来了麦克风,为大家打印了一些歌词,还用U盘录下了一些乐曲,大大激发了同学们表现的兴趣。我们唱的歌,既有文革时期人人会唱的“北京的金山上”、“我们走在大路上”、“浏阳河”、“天上飞来金丝鸟”、“五星红旗迎风飘扬”,也有改革开放以后的“我们这一辈”、“好汉歌”、“您还记得吗”,等等。最厉害的是佟晓,他唱的“最美不过夕阳红”,和杨洪基有得一拼,他和一起下放在广昌水南大队的涂惠文还唱了一首“敖包相会”,涂惠文沙哑的嗓子(操劳过度)和佟晓浑厚的男中音还是蛮搭的。佟晓还见缝插针教大家做手指按摩保健操,同学们学的有模有样。涂惠文则教大家如何烧鱼。受同学们的热情感染,我也自告奋勇登台唱了两首老得不能再老的老歌:“听话要听党的话”、“我是一个兵”,还厚着脸皮地要求:“唱得好,请大家鼓掌;唱得不好,也请大家鼓掌。”果然,两首歌唱下来,掌声雷动!不过知道这是同学们对我这个五音不全乐盲的厚爱,不忍拂我的“雅兴”。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不知不觉两百多公里的行程就结束了,到了大觉山,要下车了。暂时再见了,可爱的“大篷车”!

到了久慕盛名的大觉山,老远就看见了巨大的石岩上刻着红色的“大觉山”三个字,标志性的千年老石龟则当仁不让地趴在岩石上方,脖子伸得老长,似乎在喜迎八方宾客。入口处的亭台楼阁,绿树环绕,雕龙画凤,古色古香。大觉山号称“神山圣水,觉者天堂”,是世界著名的佛教自然文化公园。面积很大,森林覆盖率超高,在江西的所有景区中名列第一。不过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它的出名是因为动人心魄的大峡谷漂流,遗憾的是现在乃深秋时节,不适合漂流,只能进行别样的活动。好在大觉山在任何时候都不缺各种各样适宜的活动。

这次聚会,选在大觉山作为第一站旅游目的地,有“大哥”很大的功劳。“大哥”是陈奎辉同学的微信名。陈奎辉同学人长得特年轻,好像30多岁的样子,标准的“帅锅”一枚,不知道为什么取了“大哥”这样霸气的名字。就长相来说,鄙人觉得我们班随便找一个都比他更像“大哥”。据总策划兼总导演惠文同学透露,最初确定到抚州旅游,感觉非常好。但是抚州旅游景点甚多,究竟选取哪些,她也拿不定主意。是“大哥”让她先别急,说找一个好的旅行社,再订方案。最后多次比较,综合权衡,才选取了大觉山和抚州两日游的策划案。惠文同学真情坦露:她是在“大哥”的耐心指导下一步一步有序进行筹备工作的。我们都应该感谢“大哥”陈奎辉同学的默默付出。其实我们都知道,陈奎辉同学的付出远不止这些,后面我们还要提到。而且我们也知道,班上默默付出的无名英雄也远远不止大哥陈奎辉同学一个。在这里,请允许我谨代表我自己并借用全班同学的名义,对所有为这两次聚会作出贡献的有名英雄和无名英雄说一声:真诚地谢谢你们!

我们在景区门口照了很多照片,全体的、小组的、个人的都有,一个个笑得异常灿烂。我给下放插队在高安县祥符公社赤土大队的陈奎辉、梅家铎、王金龄、邓国珍、贺灵先、汪平、帅友芝专门拍了好几张,尽管水平和手机都不行,但是看到照片中每个人都笑得仿佛弥勒佛似的,内心很有成就感。

中饭是在富有农家乐特色的大觉山餐厅吃的,口味奇佳。曹老师回到南昌以后还念念不忘,赞不绝口。

饭后登山。老天也是意志不坚定,经不住表扬,竟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像几乎所有的旅游景点一样,坐缆车以前先要乘坐一段路的电瓶车。而乘坐电瓶车需要排队走一段九曲十八弯的钢管围成的通道。我们38个人,两辆车乘坐不下,多了两个人。负责摄影的王金龄和熊自林同学主动让别人先走,自己坐下一班。我回头看了看拿着手机忘情摄像的同学,突然莫名的好感动!是啊,我们在欣赏美丽而精彩的视频、相册和美篇的时候,是以无数的人牺牲他们的正常享受为代价的。摄制组的王金龄、熊自林同学是如此,涂子超、涂惠文、梅家铎、朱海燕同学又何尝不是这样。

缆车是两人一车,我和李良泉坐一车。大觉山的索道又险又长,光是上山一趟就有几上几下,需要20多分钟。雨不大,但是影响观景。不过烟雨朦胧,也是另外一番情趣。良泉同学和我难得这样近距离交流,坐在一起谈了很多往事,都有相似的感慨,更加深了相互的理解。下车的时候,我们都要了一张景区为我们抓拍的坐缆车的付费合影照片,约定下次互访的时候须持照片为凭。

走出缆车后还要攀登1365级石阶,据说象征意义含蓄而丰富:一千表示“千年”、“千岁”、“千山万水”、“千秋万代”等等,365表示一年有365天,每天都应该有进步,就如同这石阶,天天向上。我想:不知道毛主席是否来过大觉山?他老人家为少先队的题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是否受了佛祖的启发?

出了索道站,雨越下越大,衣服都有些湿了。发现黄玲玲上山有点艰难,又撑一把大伞,连忙过去搀扶。黄玲玲可是我们班的“女神”,标致的面容和雪白的皮肤如西施般美丽,又是独女,在当年我们每个同学都有一大群兄弟姐妹的时代是独一无二的“娇娇女”。“女神”没有拒绝我的帮助,让我很受用,也免了我受雨淋之苦。我们互相鼓励,手牵着手一起登上了最后一级石阶,也算一段晚来的“缘分”。此后的好多天,我都乐不思蜀。

大觉山的景色应该是很美的,玻璃栈道、森林云海、高山湖泊、银河瀑布、太空步廊、奇峰异石,等等,可惜因为天气的原因,我们没有能充分领略;不过我个人认为,大觉山的神仙应该是很灵的,所以我们必须虔诚向佛。来到建在高山洞穴里的大觉岩寺,但见梵音袅袅,香烟缭绕,塑像巍峨,庄严肃穆。我和不少同学在佟晓的带领下,认真学习了一套礼佛的仪式并实践之,做得中规中矩,一本正经。出来的时候,遥望酷似释迦牟尼的“大觉者”挺立山顶,回想寺庙里的罗汉们都似乎笑得特别开心,我料定,佛祖应该会保佑我们的。

八、古镇戏台老顽童

从索道下山,乘坐电瓶车来到大觉山古镇。古镇坐落在深山峡谷,凌空而建,以建筑为形,文化为魂,融入一河三街六巷九府,很有赣东闽北文化的特色,据说电视剧《天仙配后传》就是在此取景拍摄的。古镇戏台是古镇的精华,游客们到了大觉山,无不在古镇戏台驻足,流连忘返,拍照留念。

今天,古镇戏台颇为热闹,不知道哪里来的剧组在拍摄什么电影戏剧。远远看过去,在淅淅沥沥的秋雨中,有一群人来到了戏台,把老顽童的本性暴露无遗。曹老师温文尔雅,只是和漂亮的演员们照了几张相。王金龄就没有那么客气了,他抢过了武大郎的炊饼担子,摇摇晃晃地扭起了屁股,比武大郎还更武大郎(潘金莲呢?);还把猪八戒的九齿钉耙也夺了过来,扛在肩上招摇过市,伴着音乐,摇头晃脑,如果穿戴上八戒的行头,那就是活脱脱一个“二师兄”。最不应该的是涂惠文,身为奶奶辈的资深美女了,也把八戒的钉耙扛在肩上谈笑风生,扭来扭去,还和八戒等人打情骂俏做鬼脸。(不知道唐僧、悟空和沙僧到哪里去了?)海燕同学也不甘寂寞,戴着不知哪位演员的帽子,插科打诨,一副十足的老顽童形象。

不知道演员们是哪里来的,也不知道演员们是咋想的,更不知道演员们在拍什么戏,我反正看着生气。原因?原因是我坐电瓶车坐过站了,根本就没有在古镇戏台停留!我是后来在同学们制作的视频、美篇和影集里看到的。不然的话,我会闹得比你们还欢!玩得比你们更嗨!嘻嘻!

(本段记叙有不准确的地方请原谅。)

按照计划,旅游大巴从大觉山回抚州的途中要游览竹桥古村。竹桥村原名月塘村,全村皆姓余。后来,余氏先祖期待子孙安享太平、兴旺发达,将月塘改名为“祝乔”,几百年后改为“竹桥”。

惠文自豪地和我们说起,当初选定这个旅游点,颇为不易,是和旅游公司磨了很多嘴皮才加上去的。它和大觉山景点不同,门票免费,而游览大觉山即使是百岁老人也不能免。我们花钱请了导游。这样的景点,有没有导游大不一样。

像全国很多新农村建设的示范点一样,竹桥古村的建设也搞得有声有色。已有800多年历史的元末明初古村落保存完好至今,是其最大看点。2016年,《爸爸去哪儿》第四季在这里开拍,让古村着实火了一把。本地人很少,但是古村并不寂寞,村口的道旁停着几辆大巴小车,都是前来旅游观光者的坐骑。

导游介绍说:竹桥古村在金溪县城北十公里,在古代,金溪到东乡有一条通衢大道,傍村而过,村前一溪如带,良田万顷。村口的一棵老樟树需四人合抱,村后竹影婆娑,树木繁茂。如果从空中俯瞰全村,形似一柄打开的巨扇,现存109幢明清赣派建筑,清一色的青砖灰瓦,甚为壮观。

我们一行,沿着村前小溪旁的石板路,鱼贯而入。总门楼是进入古村的大门,黑色的底板上写有“竹桥村”三字,古朴无华。我们每个人都几乎在总门楼前拍照纪念。总门楼前还有呈“品”字型排列的三口井,井旁被石栏杆围了起来,分别是康熙、乾隆、道光年间建成,外圆内方,看上去很清洁。

进得村中,映入眼帘的是一口数亩方塘,水不算清澈,可是没有污染,有村民在塘边洗衣。塘边房屋山墙挂了一些漂亮的红辣椒。曹老师、良泉、自林和我都与红辣椒拍照留影。

导游说,竹桥村有上、中、下三个门楼和一个总门楼,不管红、白喜事,三个门楼是必经之路,村后有3个山门直通后山。房屋都是清一色的板石墙基,连成一体。村里的排水沟都是用石块砌成,自北向南流入村中的七口塘中。弯弯曲曲的巷道,均用青石板铺成。有的巷仅宽2尺,两人相向而行得和和气气地相让才能通过。

每栋房屋必有高高耸立的山字墙,具有防火防风的实用功能。厅堂居中,左右为卧室,中间是一方天井,上露天光,是厅堂采光的来源。下面是石砌的泄水池,连着排水沟,下雨时天井四周的屋檐雨水如珠帘流入池中,非常容易排出而不外溢。宅第的里里外外多有雕绘装饰。导游说,古屋中的木雕石刻,在动乱年代,村民大多用泥糊纸盖保护起来,使之能保留至今,给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文化遗产。

这些建筑群中,有三组很有特色,即“文林第”,“十家弄”和“八家弄”。每一个建筑群,都设有三门,即总门、巷门、大门,各有并排几栋式样相同的房屋由耳门相通,雨天往来不湿脚。中门楼前的空地上,清晰可见用青石板铺成的一个“本”字。导游说,本就是根,它告诉一代代的竹桥人,不管在外读书做官,还是经商致富,你的根都在这里。落叶要归根,人不可忘本。

惠文在途中不断提醒大家,不要走丢了。因为村子很大,岔路很多,如果走丢了就找不到出村的路了。我的感慨是:竹桥村很大,人却不多,农村的“空心化”问题,可能在全国普遍存在。

从小到大,我性喜静而不喜闹,但是同学聚会例外。在抚州吃过晚饭,同学们悠闲地来到抚州数一数二的高档k歌厅《乐遇﹒纯k》,准备好好过歌瘾。

文艺部的主演们早就耐不住性子了,文艺细胞爆棚。佟晓是台柱,也是核心,他和惠文客串主持,跑前跑后,协调全场。佟晓首先登台,他训练有素的发音,深沉雄浑的歌喉,一般草根望尘莫及,一曲《在那遥远的地方》唱罢,技惊四座,欲罢不能,前前后后唱了好多首。接下来,杨华正的《为了谁》唱得字正腔圆,声情并茂。同样,作为文艺部部长,一首歌是远远不够的,三五首歌下来,同学们都热情地为他喝彩!平时很少表现的“大哥”陈奎辉,今天破例早早登台,一首《鸿雁》,唱得中气十足,余音绕梁。遗憾的是摄制技术部的高手们听得太投入,竟然全体“罢摄”,所以我们群找不到“大哥”的“原声带”了。身材魁梧的李良泉,平时不露声色,今天也豪迈地上台高歌一曲,《东方之珠》那叫气势磅礴,“雄冠全场”,还有一批男女粉丝自动为他助唱。曹老师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充分表演的机会,一首又一首,今晚唱的歌可不少,而且他特别擅长和女同学对唱,比如《天仙配》啦,《阿里山的姑娘》啦,《敖包相会》啦,等等,唱出了不尽的男欢女爱,情意绵绵。女演员们不甘示弱,黄梅兰、帅友芝、朱海燕、王义、涂惠文、杨艳玲、熊歌妹、邹润玉、汪平、史美卿、徐婉茹、吴新萱、邓筱梅、邓国珍等轮番上场,一展风采。每一首歌唱下来,不管跑调不跑调,歌词准不准,音色美不美,热烈的掌声是少不了的。我们班的啦啦队是全国最优秀而称职的啦啦队。

有必要专门说说王义同学。她是我们班的老大姐,猪年生的,微信名自称“老猪”,后改为“猪宝宝”。还在微信群报名文艺节目的时候,她就自告奋勇报了好多节目,热情洋溢。K歌厅里,她一次次上场,独唱、对唱、小组唱,处处都有她,很多男星女星都愿意为她捧场,可爱的“猪宝宝”为晚会的人气飙升贡献了很大的能量。

有歌必有舞,轻歌曼舞,歌舞升平,方能称为盛世真容。豪华宽大的k歌厅里,在佟晓开唱的时候,就已经“翩翩起舞”了,“舞林高手”们大出风头。最先上场的是刘志定和邓筱梅。这位刘同学是一位非常特殊的人物。他长相特殊,很像饰演领袖的“特型演员”古月,又有几分唐国强的风度,所以我们明里暗里叫他“领袖”。他也不推辞,更不谦虚,为自己的微信取名“泽西”,举手投足皆学领袖风范。他先后邀请了很多女同学同舞,那真是一段难得的“经典”!只见他头发溜光(这么大年纪还梳着“领袖式”背头),西装笔挺,风流倜傥,举止潇洒,带着女同学时而疾步,时而旋转,时而快三,时而慢四,伴随着音乐节奏,尽情展现舞姿的轻盈。他的体力也极好,同学们不停地唱,他就不停地跳,他是我们班的“舞神”。当然,我们班能歌善舞者众多,佟晓、潘孟广、陈奎辉、李良泉、姚民强、邹润玉、熊歌妹、王明凤、吴新萱、杨艳玲、徐婉如等等,都不甘落后,悉数登台表演。最后,在佟晓的领唱下,在一曲《今夜无眠》的乐曲声中,伴随着显示屏幕上的阵阵礼花,全体同学一齐亮相,齐唱共舞,结束了这个欢乐的夜晚。

第二天早餐,每人一碗粉。米粉是抚州的名吃,比南昌和上饶的米粉都细。把一定量的熟米粉放入捞勺,再浸入沸水锅中烫透,取出后加调料、汤料即可食用。我们的早餐是在“龙燕飞饮食店”吃的,拌粉、汤粉、面条都有。汤粉易得,所以大部分同学都吃汤粉。说是汤粉,其实除了汤料以外,还要加肉丝、香葱、姜末,吃货还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添加辣椒末、腌菜、榨菜丝等等。早餐是惠文安排的,每碗粉再加一个茶叶蛋和一根油条。

本来以为早餐的账目由聚会统一开支,没想到这是惠文同学自掏腰包请客!这下同学们都不答应了,纷纷表示坚决不能同意。有几个急性子直接找惠文同学理论,没想到向来“通情达理”的惠文,这会儿竟然“蛮不讲理”。她就认定了一个事实:全班同学加上曹老师三十八个人,我请大家吃个早餐怎么啦?我是抚州人,你们大家到抚州旅游聚会,50年等一回,我作为东道主,该不该有所表示?钱又不多,我承担得起。惠文还振振有词:我们班为这两次聚会做贡献的同学多了,比如李良泉同学两次聚会都自掏腰包给老师和每位同学买纪念品,陈奎辉同学自掏腰包把两次聚会的红酒全包了,还买了好多箱的矿泉水,这次聚会杨华正同学也多交钱,还有许许多多的同学都为聚会做了那么多工作,我为什么就不能也表表心意?最后的结果是我们都被惠文同学的真情感动,“客随主便”,由她说了算。

一顿早餐花钱不算多,但是惠文同学对同学们的情义无价。同学们在微信群里留言:“惠文同学,你在历次活动中的付出令人动容!不是几个钱的问题,是人情人心肝胆相照兄弟姐妹情怀!”(刘志定)“这次聚会能让大家开心,非涂惠文莫属:正是由于她的热心、执着、奉献,成就了我们一次比一次精彩的聚会。”(陈奎辉)同学们的眼睛是雪亮的,惠文同学的真心付出使同学们都敬重她,感激她!

在大觉山,我们拜了菩萨,就说佛祖会保佑我们。果然从大觉山下来就没有下过雨。第二天吃过早饭,天气越来越好。我们立即出发,前往拟岘台。

先对“拟岘台”的名称来一番小小的考据。“岘”,岘首山也。拟岘台就是仿照岘首山的样子建造的东东,用今天的话说,是一个“山寨”作品。但是岘首山在湖北襄阳,为什么在江西抚州要建一个拟岘台呢?原来是西晋大将军羊祜曾经镇守襄阳十年,政声卓著,深得军心民心。北宋嘉佑二年即1057年,时任抚州知府的裴材外出旅游经岘首山,发现岘首山与抚州荆公路上附近的山形地貌非常相似,抚河又与汉江相似,为缅怀羊祜将军的德政风范,裴材便于荆公路修建了这座拟岘台。

拟岘台建好,比“原本”风光不知道多少,这是“山寨”打败“原版”的又一成功范例。裴材还特意请八大家之一的曾巩为他写了著名的《拟岘台记》,王安石、陆游等大咖都有诗作赞颂,一时竟成为江南名胜,延续千年。有说与河北幽州台、山西鹳雀楼、赣州郁孤台齐名的,有说与江南三大名楼黄鹤楼、岳阳楼、滕王阁齐名的。但是好景不长,拟岘台历史上六次毁于水火兵灾,我们今天看到的已经是2009年第七次修复后的面貌,台高约50米。

拟岘台面临抚河,视野开阔,是秋游的好去处。我们一大车人,在导游的安排下,前后左右照了很多照片,手机、相机、ipad齐出动,光是集体照就有几十张,个人和小团体留下的“光辉形象”就更多了。在拟岘台前,我和老班长熊木水合影留念。木水是才子,因为五行缺水少木,所以父母给他取名“木水”,希望他克服先天的缺点,长命百岁。木水喜欢文学和历史,数理化也不错,为人耿直豪爽。文革后长期在广州发展,易名“熊巍”,意为如高山般巍峨挺拔;微信名“火山”,寓意热情奔放,如火山般热烈,在群里发言和转发都很积极,是我们班微信群的“劳模”之一。

导游带我们乘坐电梯上了能上来的最高层。放眼望去,抚州城尽收眼底,抚河涛涛,高楼林立,道路纵横,行人车辆川流不息。诗人梅家铎诗兴大发,赋诗一首:“众老登上拟岘台,一览无余绝纤埃。槛外抚河蒼莽去,不尽豪情滚滚来。”因觉得一、二、四行尾字韵三个均平,犯忌,遂改为:“众老齐登拟岘台,朗朗笑声飘天外。槛外抚河蒼莽去,秋水暮云共徘徊。”

曾巩作的《拟岘台记》,尽是文言虚词,不认真学习还看不懂;王安石和陆游的赋诗,用典过多,辞藻华丽,和我等现代人缺少共鸣。还是家铎同学诗作平白如话,浅显易懂。我等喜欢。

在抚州拟岘台的三楼,有一块精美绝伦的大型木雕,这就是抚州版《清明上河图》——宋代抚州郡城风情图。它构图饱满、内容繁富、技法精巧,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精品。导游花了大把时间为我们讲解这张图,抚州的千年风云随之在我们眼前一一浮现。所以导游自豪地说:“登上拟岘台,不仅可以饱览抚州绝美风光,还可以欣赏到抚州的宋代风情,熟悉抚州乡贤史迹,了解才乡美誉由来,感受到临川文化的辉煌。”

离开拟岘台,我们来到了位于抚州市南郊却家山的《汤显祖纪念馆》。2003年我曾经到过老汤显祖纪念馆,方圆数亩,一座水泥墓,一块石碑,虽然芳草萋萋,树木葱茏,但是给人的印象未免有些落寞。

时隔15年,和老师同学再访汤显祖纪念馆,气派非凡。不但面积扩大了十几倍,先进的电子设备一应俱全。一进大门,就能看见汤翁的雕像,底座上刻的“情、梦、戏、性”四个大字,概括了他不平凡的一生。展厅的入口处有习近平主席访问英国的电子显示屏录像滚动播出,说明了汤翁在我国的地位之高。

汤显祖与莎士比亚有很多共同点,汤显祖比莎士比亚大14岁,但是辞世在同一年,是完全的同时代人,他们都在本国戏曲界占有最高的地位,因此汤显祖被称为"东方的莎士比亚"。

大家过来,与汤翁来一张合影,沾沾他的灵气和名气。曹老师和我们大家都和汤翁的雕像合影留念。当然,与门楼、牌匾和景点精华合影留念不在话下。

纪念馆的一楼是展厅,通过绘画照片等形式展示了汤显祖正直的一生及其流传千古的“临川四梦”。二楼是戏剧舞台,又称四梦台,真人大小的蜡像和缩小版在不停上演汤翁的“四梦”折子戏,现代的电光声像技术让我们体验到身临其境的感觉。

汤翁的代表作《牡丹亭》,从小就看过,深受感动,但是看了展厅展出的诸多“牡粉”们为之献身殉情的故事,还是令人动容,既敬佩又痛心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汤显祖一生写的剧本,皆为“情”而发。汤翁纪念馆的雕塑底座上迎头显示的正是一个“情”字。梦、戏、性都是围绕“情”而展开的。梦是情的包装,戏是情的表现,性是情的真谛,所以才有“真性情”一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情有多种,如亲情、恩情、朋友请、师生情、同学情等等,但是最能够让人舍生忘死难舍难分的是爱情,即男女之情。汤翁和莎翁都把一个“情”字写活了,写神了,写透了,写真了,所以他们既是文学巨匠,更是真正的情场高手。

一楼还设有“科甲第”考试,曹老师和几位同学体验了一把,题目有易有难,考个举人、进士不难,要考上状元、榜眼、探花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人杰地灵的抚州城有一个江西省最大的人工湖,名曰“梦湖”;梦湖上有一个“梦岛”,梦岛上建有“梦园”,到梦园需要经过一座“梦桥”。瞧!我们仿佛来到了一个“梦”的世界。汤翁著有“四梦”,梦湖、梦岛、梦桥、梦园也是“四梦”,这应该不是巧合,而是景区设计师精心的谋划。今天,我们就要到梦园,去好好圆一圆我们的“夕阳梦”。现代的科技产品会忠实地记下我们在梦园发生的一切。

参观游览少不了拍照录像,班上的导演和摄像师都有得忙,我们是群众演员,站好姿势摆好pose就ok啦!不过有一位帅哥因为装扮奇特而特别吸引眼球,那就是李国定。他戴一顶巴拿马风情的牛仔帽,穿一件米黄色夹克和蓝色牛仔裤,远远看去非常潇洒,如果配上斗篷披风那就是大侠“佐罗”啊!我还有幸给“曾经一起战斗过”的李良泉、陈奎辉、熊木水、贺灵先、王金龄、杨艳玲、史美卿、朱海燕等帅哥美女拍合影,留下了珍贵的纪念。

风景秀丽的梦园是名副其实的抚州名胜,既是抚州市民休闲娱乐的好去处,更是青年男女谈情说爱的好地方,所以号称“梦幻之国,爱情之岛”。它以汤翁代表作《牡丹亭》剧情为主线建构景致,以杜丽娘与柳梦梅雕像、杜府花园和牡丹亭为主景,梦幻般再现杜、柳缠绵爱情的动人场景。

梦园的入口是明代牌楼风格的门楼,中央为柳梦梅与杜丽娘雕塑广场,杜丽娘与柳梦梅“为梦而舞”热情奔放的造型,充分显示了杜、柳二人的情意绵绵,生死相依。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爱神广场”,整个广场似一朵巨大的牡丹花。周围建有花台殿、曲桥、云霞翠轩、烟波画船、梅花庵、牡丹亭、杜府花园、亲水平台和湖山石等景观,并种植有大量的名贵花草树木,姹紫嫣红,垂柳依依,小桥流水,美不胜收。

牡丹亭是梦园中的主题形象,蕴含丰富。牡丹亭是全木结构,基石台的栏杆石板雕刻有《牡丹亭》剧情故事。绕亭观之,如同看一组精美的连环画,忆古思今,心潮起伏。

天公作美,风和日丽,我们漫步游览这风景如画的梦园,心也陶醉,情也陶醉。在耄耋之年,我们无忧无虑地相聚在梦幻之国、爱情之岛,纯真的同窗情爱又一次化作优美淳厚的旋律回荡在你我的心中,这是一首深情的歌,一首难以忘怀的歌!

我们在返回的路上,再次踏上梦桥。站在桥上环视,美丽的梦园坐落在水中央,如阆苑仙境,让人思绪万千。梦桥如一座友谊金桥,把暖暖的同窗情同学爱紧密相连在一起。情深深,意切切,说不完的知心话,诉不尽的相思情。一切尽在不言中。梦园又一次圆了我们的青春梦、同学梦!

(本段记叙借鉴了惠文同学美篇的解说词,特此致谢!)

下午4点半回到南昌,由于身体不适未能参加抚州和大觉山两日游的袁国民、廖耀祖同学早早的在君来大酒店门口等候。大家又一次热情握手问候打招呼。

君来大酒店的二楼饭厅宽阔敞亮,靠东一侧有一个不大的舞台,舞台的上方悬挂着我们聚会的大横幅《南昌六中68届高三四班同学聚会》,我们的合影、宴会、生日晚会和文艺表演都在这个地方举行。

非常庆幸,从千里之外的沿海城市宁波赶来的熊银根同学,在晚会开始前的最后一刻出现了。他深情地与老师、与每一位同学握手问候,与上次聚会没能来的六位同学说的话就更多了。

合影照再一次显示了我们班心心相印的凝聚力。曹老师居中坐定,边上是这次聚会的功臣们:筹备组的全体成员。他们是李良泉、袁国民、涂惠文、梅家铎、涂子超、陈奎辉、王明凤、杨华正、吴新萱、贺灵先、罗时梁。他们为这次聚会精心谋划,操劳奔波,宵衣旰食,身体力行。正是因为他们的忘我奉献,才有我们班这次近乎完美的大聚会。其余的同学分两排站在后面。我们班专门聘请的义务摄影师开拍啦,你看,我们的大家庭多么和睦!我们的“合家欢”多么开心!

晚宴的菜品丰盛,生日蛋糕创意新颖,41位老寿星容光焕发,笑容满面,愉快地接受了上天的馈赠:又添新岁!

晚会开始,梅家铎充满激情地发表了他的聚会感言,情真意挚。曹老师和王明凤贤伉俪的诗朗诵《老有老的骄傲》,说出了我们全体老人的肺腑之言。涂子超的魔术表演精彩风趣,引发了一阵阵会心的笑声。黄玲玲、何凤英的激情演讲,赢得了热烈的掌声。我们班的“模范夫妻”姚民强和邹润玉,越老越俏,演唱了《笑也是歌,哭也是歌》,有点严肃又有点滑稽,让大家忍俊不禁,喜笑颜开。

接下来是游戏:猪八戒背媳妇。演员上台以后要先踩破气球,据说气球里有“惊喜”,是一份不大不小的“奖品”。主持人还告诉大家,生日蛋糕里也有哦!踊跃上台的“八戒”有黄书康、刘其浔、刘志定、潘孟广等帅哥,愿意当“小媳妇”的有黄梅兰、熊歌妹、邓筱梅等美女。黄书康竟然把两位“媳妇”背回了家(也不怕挨打)!结果每个参加游戏的同学和“有惊喜”的同学都领到了一把非常实用的雨伞。而提供奖品的“隐秘人士”居然又是涂惠文,又是她“自掏腰包”给大家增添欢乐。

晚会的中心永远是佟晓。年轻时佟晓是篮球队长,书法达人。现在我们知道他不但是歌神,更是舞王!他表演的一段蒙古舞让我们看得叹为观止、心醉神迷。他身材修长,手臂灵便,舞步轻盈,全身仿佛都会说话,说一种不需要翻译的舞蹈语言。只见他双臂上下翻飞,双腿辗转腾挪,身手敏捷,气定神闲,一会儿如鹰击长空,一忽儿如骏马奔腾,一忽儿如白鹤亮翅,一会儿如鱼翔浅底,用简洁的肢体语言表现大自然的变化无穷。如果能有蒙古音乐伴奏,定能曼妙无比,更加出彩。在佟晓的示范和带动下,我们班的帅哥美女们纷纷上场,尽情地欢歌劲舞,连酒店年轻漂亮的一位女服务员也情不自禁地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一同舞起来,那真是一个值得永久记忆的美好时刻。

最后,在昂扬的音乐中,在沸腾的舞会上,筹备组副组长袁国民同学宣布:南昌六中68届高三四班同学聚会圆满结束。

《追记》写到这里,要和老师、和同学们说再见了。

纳兰性德原名纳兰成德,别号纳兰容若,是清初词人,仅活了30岁,却留下了大量流传久远的不朽作品。就以那两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就写尽了人生的哀婉悲凉。这两句词的意思是说“男女初识相恋是多么美好,可是时过境迁,互相厌弃,就像到了秋风萧瑟的时候,把画有美丽图案的凉扇丢到一旁,多么遗憾和哀伤”。

我赞赏纳兰性德的才气和文思,但觉得他的立意过于颓废和悲哀,这也是很多名家评论他“难以永年”的原因所在。我认为世界上并不缺乏善和美,缺的是善的心灵和能发现美的眼睛,于是我“反其意而用之”,认为只要心存善意,带着爱美的眼光,就不愁找不到人生的善良和美好。因此我把这次“追记”的标题定为“人生处处如初见”。

人生处处如初见,就是说,不管是爱人、朋友,交往之初能互有好感、互相吸引,肯定是双方都发现了对方美好的方面。那么我们为何不把此后的每一次见面都当成如“初见”一般美好来看待呢?美好的爱情永远激情澎湃,新美如画;美好的朋友永远信守承诺,肝胆相照;美好的同学情也是如此,永远互相赞美,互相关切!让我们“不忘初心”,祈盼今后的每一次相见都是佳期,给我们带来无尽温馨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