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 七 再 相 会

同窗二年情似海,

各奔前程四十载。

四面八方来相会,

乡音未改鬓毛衰。

同学相见不相识,

再三思索想起来。

顶着骄阳,冒着酷暑,东社中学(文革时称工农兵中学)首届高中毕业生怀着火热的激情,于7月5日从祖国各地回到原平福满楼大酒店,进行毕业后的第二次大聚会。回想一九九六年的第一次大聚会,大家正是年富力强、激情奔放的时候,对未来和前程充满希望。这次聚会多数同学超过耳顺年近古稀,事业已经看淡,家庭负担减轻,因此心绪放得更开。

多年未见,同学们虽然头发花白,满脸皱纹,但衣着讲究,精神饱满。男生相貌堂堂,女生花枝招展,彰显出现代老人的风度,也体现出青春活力的长存。见面之初,首先是“还认识我吗?”的问话,再三思索如梦初醒;然后是欢声笑语,激情拥抱;再次是回忆高中旧事,共叙别后之情。有多少说不完的话,有多少叙不完的情,大家用手机或照相机拍下了一个个激动人心的镜头。在欢乐的气氛中共进午餐,同学们开怀畅饮,互相祝福,有音乐天赋者一展歌喉,并为尊敬的老师敬酒、献礼,圆满完成了各项议程。短暂的聚会了结了同学们多年的心愿,大家在现场或通过《同学情》群对组织者张鹏启、郝秀锁、姚元良等同学表示感谢。

这次聚会邀请郝喜荣、弓展华、王志纯、左向荣四位已近耄耋之年的老师参加。他们虽然年事已高,但身体硬朗,精神矍铄。特别是93岁高龄的校长郝喜荣,身板笔直,耳聪目明,步履自如,还能叫出好多同学的名字。同学们争相为老师敬酒,祝老师身体安康,长命百岁,表达了深深的感恩情怀。

回想四十九年前,我们上高中的情景仍历历在目。一九六九年,文化革命后恢复高中招生,东社中学由初中升格为高中。我们150名同学参加考试后被录取,并分别安排在三个排(文革中称班为排)学习。由于学生来源有初中老三届,有农中,也有七年一贯制学校,因此学业参差不齐,理论课学习虽然要求比较严格但效果可想而知。当时特别重视社会实践,诸如下乡学农耕,走村耍刀枪(学军练武),阳武水库拉土方,灵君山上割簑草,社会活动形式多样,五花八门。在这样的学习环境中使同学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也使大家学到了社会经验,增长了实践才干,磨练了毅志,培养出艰苦奋斗的精神,为后期在逆境中成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多数同学事业有成,活得光彩显亮,过得幸福美满,不能忘记高中时的学习和锻炼。

这次聚会突出一个“情”字,特别注重同学间的平等身份。不论工人、农民,还是干部一视同仁平等相待。同学中不乏有经济困难者,家庭遭遇不好者,身体状况欠佳者,大家都热情关心,亲如一家,没有歧视,没有冷漠,只有发自心底的同情和祝愿。假如把同学聚会搞成强人和富人显摆比阔的平台,那就失掉了同学聚会的应有之义。聚会前鹏启同学在群中转发了有关聚会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其用心良苦可见一斑。

这次参加聚会的六十多名同学都已进入老年,个别已超过七旬。中国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但我们这个年龄以上的老人也不会超过一亿,对于拥有13亿人口的国家来说,我们确实已属稀少。这就启示我们,大家与耄耋之年的老师已成为一个战壕里的战友,那就是打赢身体保卫战。适当锻炼,讲究饮食,舒展心情。老有所乐,愉愉快快过好每一天,幸福安康渡余生。借助此文祝愿各位老师、同学幸福永远,健康长寿!

2018年7月7

相关链接:

作者简介:

侯树伟,退休教师,山西省原平市南白乡下南白村人,曾任忻州市工业学校高级讲师、校长、忻州市人大常委会专职委员等职务。酷爱文学,退休后习作。

编辑:黄鹂

点广告,既能满足您的需要,也是对平台发展的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