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五十九团三营七连战友联谊活动感言集锦

(邓成龙整理)

雷俊明(73年甘肃兵,曾任七连班长):

看了诸多照片,心潮如黄河起浪,实实如渭河平常之湉湉,战友们啊!曾经沧海难为水的七连,我也在里面挖(塔尔岭“深挖洞”)了,我在那里种(黄羊滩“广积粮”)了,我也在腾格里大漠的边缘守(不称霸)了。为何不能“踏平坎坷成大道?”劫渡不了惊涛,冲跃不过险滩?

腊荣兄弟说的对,这都是一个人的命啊,这次聚会又是我不得如愿。羲皇造之八卦,真的如此神奇,如此巧算。我心已在贺兰山巅,我魂已随七连沙湖游玩。怎见得贺兰山美容依旧,宗别立营房故然。我虽是一只凡鹤,但能飞的很远,很远!时而看见五湖四海,时而望见五岳三山。

七连聚会,圆满以毕。战友啊兄弟!看到了,听到了,忘了的追思起来了!今天大家有的还在,有的离去。还在的,离去的,心情都一样的。聆听着大家的秀艺,回想着戍守边关的岁月,精彩、辉惶、荣耀无比!看看现在的战友,有的发如白雪,有的梯田掛面,有的只齿无一,啊,战友啊!战友,千里之外,四面八方,大河上下,东西南北,什么也阻挡不了战友的思念。说着说着,不知道说到那里,从何说起。千言万语,千歌万曲,只能汇成一句话——祝战友多交流,常聚会。聚而心心交碰,回时一路顺风!

生水战友,看到你和副班长英俊的合影,我百感交集,向往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啊!战友呀兄弟,虽然四十余年末有相见,但同守祖国北大门的时日,象一条无形地纽带,这辈子把我们连在一起,互念之心永世不能忘怀,永世不能分开!

雷俊明(后排右一)与战友合影

战友聚会,潮流湧起。七连精英,银川云集。樂哉众君,喜哉诸位。贺蘭展撠,披彩致礼。凯歌重啟,激情湍汲。吾仰無次,吾暗赞许。情同手足,勝似兄弟。夜久无语,枕边独泣。明星新起,展目并离。唯道而喜,为君兴及。笃虔重重,诚信诚意。为你起乐,为友永铭。

遥送楹联祝七连聚会圆滿成功:

地方虽不大,可家可国可天下。

人物一平常,能文能武能乾坤。

董志平(73年河北兵,曾任副班长):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天南海北战友聚银川,虽然四十余载未相见。见到各位笑脸看,我心澎湃。老营房依然屹立,沙枣树直冲云天。来到塔尔岭,我站在我的地窝子旧址前,只剩下一个个土坑,寄托我的思念。我只能和一颗树合影,留存我的记忆和思念。

董志平夫妇

想当年,多少个日日夜夜把青春奉献,眼泪不由的流下来。战友三天的相见很短,但留下我们青春记忆,留下了我们四十多年的回忆和思念。我们今天各自回到自己的家,愿你们开开心心合家欢。

张志华(75年江苏兵,曾任班长):

志平战友我们也到家了,虽短短几天聚会,战友重逢终身难忘!祝你事业发达蒸蒸日上!

姜元明(75年江苏兵,曾任排长):

姜元明(左)与战友合影

各位战友丹阳一行四人登机返程了。这次战友联谊会圆满成功,全靠筹委会的精心策划,细致安排,战友们们不会忘记。银川再见,战友再见!

李腊荣(75年江苏兵,曾任班长):

成龙兄您好!昨天您发的微信中八一聚会各地联络员中有我的名单,十分感谢您对我的信任,但我的情况发生了变化,今年的聚会不能参加了,内心深处感到十分的遗憾。我自胡有文连长来丹接侍后,与五月二十三日就往进了江苏第一人民医院治疗寇心病,开始以为最多放几个支架就行,手术由江苏省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亲自操作,可在进行支架植入手术时,支架已经无法放进去了,三根血管已有二根完全堵塞,一根堵塞了百分之九十。所以只能转心脏大血管外科手术治疗,当时我的感受是人已经到了生命的极限,只要我能挺到进入手术室,我就有生的希望。手术进行了六个多小时,在重症监护室八天时间才醒来,当时我的感受只有一个人活着真好,平时能与战友、兄弟们在一起喝杯茶、在暴风雨中冲刷一次,或者冲个澡那都是人间最好的亨受……因为手术比较大,需要静养一年左右时间才能恢复正常。我从住院到出院的一个多月时间手机都在家属那里,出院一个多星期才给我,我看到许多战友、兄弟、朋友给我打个好多电话及微信我很感动。从出院至今十几天来都有兄弟们来探望。我看到七连群里热热闹闹,为战友积极参加聚会而高兴,群里报名的从七三年至七九年的许多战友我都有记忆、认识。遗憾的是我不能来参加了。我本是这次战友聚会的积极参与者,本想带家属来第二故乡好好看看,到黄羊滩、宗别立、中卫沙坡头、迎水桥寻找自己年轻的影子、重温一下过去的青春时光和七连大家庭的温馨浪漫,现在因身体原因只能暂且放下了。但是对这次活动我还是要尽我的心意支持的,除纪念品的筹办搭个份外,也想出几个零花钱,但不知是否有这次活动的账号?我问郭新才,他说是微信转账到你的微信里就行,但我的微信没有绑定银行卡(我还是用的记帐本)我微信零钱只有二千多元平时用来发发红包之类的。所以我要再想其他办法来表示我的心意,在八一聚会前完成任务,到时只要能给我这次聚会的资料就可以了,所以先给您老兄打个招呼。碰到筹委会的战友向他们致歉,平生第一次做了个半吊子事。我特别感谢刘增义班长、及吴有文连长对我身体状况的关注和关爱,更感谢您邓兄!

李腊荣(左)与朋友

筹委会的各位首长、战友,我本是这次️连战友聚会积极的参与者,后因身体原因、发动机大修,一段时间没有能参与活动。但我对这次活动所表示的一点心意请你们一定要收下,只不但是心意,是与七连各位首长、战友不畏艰辛、守护贺兰山、守护祖国北大门付出的血与汗的战友情义,所以恳请各位首长战友无论如何都要收下我赞助的人民币5000元。我知道这点小钱不能算什么,但我知道战友中有很多生活在贫困地区,经济欠发达,我希望我这点小钱能给他们来参加聚会提供一嘀水的帮助而巳,请勿拒绝。待我身体恢复好了一定要来第二故乡转转!

吴有文(68年宁夏兵,曾任连长):

战友们!这第一次聚会园满成功!感谢大家的响应和支持!这期间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请大家谅解!祝返程的战友旅途愉快,一路平安!谢谢战友们!为了七连的战友,我心甘情愿!见到大家,我开心的忘了一切!与战友相见是我最幸福的时刻!

种道铃(71年山东兵,曾任指导员):

种道铃(左)聚会照

祝贺七连战友联谊会取得了圆满成功!大家欢聚一堂,共叙友情,高兴和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聚会结束了,大家都难分难舍,依依惜别,有的战友离别时流下了眼泪,有的不敢打招呼,怕控制不了情绪默默走了……这次聚会大家都表示首先要感谢老首长吴连长,他不辞辛劳,上北京,下江南和各地战友共商聚会事谊,聚会开始了,还是顾不了休息,操心大家吃住行,聚会结束了,他又坚持把大家都一-送走;还要感谢七连筹备组的战友们,几个月来你们牺牲休息时间积极联系各省战友,不怕苦不怕累积极极安排聚会的各项工作;还要感谢为这次聚会出资,捐物出力流汗做出奉献的战友们。最后祝返程的战友一路平安!祝福老首长,老战友,生活愉快,事事顺心如如意,家庭幸福美满!

孙庆福(79年甘肃兵,曾任班长):

热烈祝贺七连的战友相聚圆满成功!短短的几天,让我们久别的友谊重新拾起。我们特别感谢这一次组委会的各位领导!谢谢你们无私的付出和奉献!我们会在有生之年把这份友谊传递下去。我们会珍惜这一切。谢谢各位老战友!

王德录(73年甘肃兵,曾任班长):

指导员钟道钤说的好,王德录嘴笨不会说话。祝在银川的首长好!战友好!道一声珍重,说一声谢谢!你们筹办的联谊会非常成功。几月来你们辛苦了,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感谢筹委会在吴连长领导下,经几月的辛勤周密布局,圆满完成了这次聚会,圆了我们每个战友的聚会梦。特别是我王德录,我从内心诚挚的谢你们了,祝你们和家人身体健康长寿!

郭从平(81年湖北兵,曾任班长):

郭从平(右)与副团长史有合影

这次七连聚会圆满成功!功在筹委会全体领导和银川的战友们,你们辛苦了!我们参会的战友向你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各位首长,战友们,大家早上好!相聚银川的激动的心情仍未平静,回来后我们湖北钟祥籍五十九团部分战友相聚在一起,同他们共同分享七连聚会的盛况。我们钟祥战友再次感谢吴连长和筹委会的领导及战友们付出的心血和辛劳,给我们带来了欢乐,你们辛苦了!我们向你们敬礼。祝七连的首长和战友们幸福安康!

胡晋山(78年陕西兵,曾任班长):

感谢筹备会的各位首长和战友,使我们战友联谊会园满结束。祝各位首长和战友安全返程,顺利到家。

回家已经七八天,心里还是在银川。

梦里常呼战友名,首长战友忆思情。

四十年后又相逢,军旅感情比山重。

离别分手怎忍心,盼望再聚梦变真。

李瑞广(73年河北兵,曾任班长):

吴连长和在银战友们,謝谢你们的热情接待!祝连长和战友身体健康合家欢乐万事如意。

张攀文(79年四川兵,曾任班长):

七连的战友们再见了,银川再见了,感谢七连的各届首長,战友们几天亲如弟兄的照顾。

高中泽(80年宁夏兵,七连战士):

我们的聚会打开的是记忆,递增的是友谊,拥抱的是快乐,飞逝的是时光。急匆匆一个个接来,转瞬间一个个送走……

聚会进入了终曲,大会顺利的完成了各项议程,圆满的实现了我们的预期,感谢全体战友们的支持和协作。相识容易相见难,在八月流火的开头,我们相聚在风景独特的塞上江南。树高千尺根在下,树干树梢都一家。虽然来自五湖四海,职务有高有低,也不一定是同期入伍,大家却一见如故,场面和谐融洽。你拍我一掌,我回你一拳,相拥并坐,互诉思念。有些人明明未曾谋面,脑子却在开动搜索引擎寻找相识度,生怕因认不出来当年的战友而尴尬。有些则口中喃喃说记得,其实还在记忆海洋里搜寻着当年的蛛丝马迹,在语言交流过程中慢慢的、逐渐的确认。

在寻游部队营房到达宗别立的那一刻,天宫赤日似火烧,但战友的喜悦和热情压过了高温:“这里是二排,哪是连部,后面是炊事班!”一排长发出退伍后的第一道命令:“我们一排集合照张像!”随着下达的口令,一排官兵齐刷刷的列队,留下了几十年后的倩影。有的战友在呼叫:“我们一个班的也来门口合一张!”,“同年兵也来一张!”大家完全忘记了烈日高温汗湿衣襟,真的是忘其所以,跑前跑后流连忘返。

今天,陆续接到了战友们平安到家的电话和信息,一场激情的集会伴随着立秋的节气划上了完美的句号。激情过后是平静的生活,但会面场景还在脑海中不断的回荡,不会随节气而降温。战友们!保持我们的温度,保重我们身体,延续我们的情义,让我们战友情年深日久,于日月同辉。

忆往昔军绿生涯荡气回肠,看今朝美好生活就在前方,我们将继续携手共进,实现更大的梦想!

这次聚会对于我个人而言是天降大任,虽然辛苦点,但为战友们服务我乐见其成。看见战友们一个个动情相拥,其乐融融,我打心眼里满足,这就是我的追求,这就是我的目标。希望通过我和筹委会的共同努力,让我们的战友情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源远流长!

这次八一相聚,是一次战友情感交汇的盛宴,是一次积累的爆发,是一次心灵的碰撞,是一次感情的升华,是一次思念的释放,是一次亲情的超越,无论多美丽的词藻也无法形容我们相见的瞬间,那种热血升腾的感觉,只有当过兵的人才能够感受。

谢谢赵排长,我的老排长,每一次见您都有一份别样的感动,我的成长与您当年的培养和教育是分不开的,在我世界观形成时期,遇到您这样一个爱兵如子好领导,我受益终身,祝我的老排长身体健康,全家幸福!

我们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一起扛过枪的战友,是能在战场上为其挡子弹的铁杆兄弟。是敢作敢为,敢于承担的生死之交。虽然分别已久,岁月的利刃在我们脑门上刻上了沟壑和年轮,但并不影响我们这些输入了军人血液的“特殊”群体。我们的感情因聚会与日俱增,相逢时的泪,酒桌上的醉,敞开心扉的畅谈,只怪这一天来的太晚,不然还可以共谋些事业,洽谈个合作,可以攀几对儿女亲家呢!

赵生水(76年陕西兵,曾任排长):

战友们在团部礼堂前合影,左一为赵生水

中泽战友,这次战友聚会办得非常好,非常成功!银川战友的投入令我十分感动,这就是成功和圆满的表现。为此,我对吴连长和筹委会的全体成员的辛勤付出,表示最衷心的感谢!

彭小明(75年江苏兵,曾任班长):

再见了贺兰山,再见了银川,再见了战友们!7点30分就要登机返程了。此刻的心情难以形容,只能说一声,战友们多保重,来日再相见。

杨其林(71年山东兵,曾任班长):

吴连长,银川的战友们早上好,我和江班长乘今早7点的火车离开了银川,心情还是恋恋不舍,来也激动,去也激动!这次战友聚会,见到了几十年朝思暮想的战友,在四十多年前的军营驻地留下了珍贵的照片和影像我心满意足矣,想战友的时候就可以看看。

西安的天气再热没有战友的心情热,银川聚会后,我和江小林班长一起来西安看望没有能参加聚会的老战友,终于见到了日夜想念的我的班长王进功、文书张玉安和老炊事班长侯增民,还有陈志强。文书张玉安热情接待我们,精心安排,还把乾县的战友也接到西安相聚,我特激动也更感动!几十年没见,说不完的往事,聊不完的战友兄弟情。我的班长王进功不顾十几天出外旅游的疲劳,晚上到火车站接我们,不让住旅馆非得住家里,我的嫂子也特别热情早早的把房间准备好了,饭菜茶水也备好了,天天忙前忙后,她的身体还不好,我们俩心里真的是过意不去。今天我就离开西安了,会把战友的情义带回去。谢谢西安战友和嫂子们。欢迎你们来山东枣庄做客。

龙甲福(70年 陕西兵,曾任班长):

我们平安到家了。感谢组委会全体战友的努力和付出!再次谢谢您们!企盼再次相聚。

七连聚会已收官,总觉依然在银川,

天热席地坐月前,激动之心难复原,

不知再聚是何年?抬头我把苍天怨,

为何闰年闰月不闰天?

如果八月五日是闰日我们就能多在一起一天啊。

祝各地战友早日进入工作状态。

邓成龙(74年四川兵,曾任班长):

感谢龙班长和各位参会战友们对七连战友聚会筹委会工作的理解和支持!虽然筹委会力争努力办好这次会议,但由于各方面条件的制约,还有很多不周到之处,敬请各位战友谅解。正如我在主题活动安排的说明中所说,不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这是筹委会全体成员的共同意愿。再次感谢战友们对联谊会的支持和参与。

通过微信找到四十年前战友感怀

从戎不知何日返,唯留惊梦入胡天。

当时泪别边关后,虽是相逢已暮年。

腊荣战友您好!我一直通过新才战友在关注您的病情,您的康复是我等战友非常高兴的事。您出院之后,仍需好好调养。等你恢复一段时间后,在您认为身体许可的时候,欢迎您和家人来宁夏,我们恭候您和家人的到来。这段时间应该及时和你联系,考虑到你的病情,怕你激动,一直不敢打扰。你今天能发这么长的信息,我很感动。新才早已转达了您赞助的意愿,我和新才说了,我和吴有文连长都认为您住院手术花了不少钱,赞助的心意我们筹委会和战友们领了,再三谢绝,但是,您还是通过微信转账将5000元交到了筹委会。我们会在群里和聚会期间向战友们宣传您为这次战友聚会多做出的贡献,我们七连的全体官兵衷心地感谢您!

杨正祥(69年甘肃兵,曾任班长):

右二为杨正祥(机枪射手)

杨正祥在兰州再次向以吴连长,张世凯,刘增义,邓成龙、张宁、高中泽、楚军、周福荣,我的老哥徐建明等筹委会成员的辛勤努力!成功的办好了这次百人以上的战发聚会。我代表甘肃的所有七连战友向你们致以崇高的敬礼,并祝身体好!工作好!家庭幸福!我们等待再次相聚。

江小林(70年江苏兵,曾任班长):

江小林(左)与杨正祥合影

筹委会的战友们,江小林再次谢谢你们了!我己踏上返程的火车,但相聚时的情景历历在目,你们总是吃的最晚,睡的最迟,外出参观安全做的那么周全,这次战友联谊会圆满成功,与你们的精心策划,细致安排是分不开的,使到会的战友情谊更浓了,以吴连长为首的筹委会战友,你们辛苦了,到会的战友们不会忘记你们的,江小林再次感谢你们!

曹钧利(80年陕西兵,曾任班长):

谢谢筹委会成员和各位首长!全体战友们,这次相约宁夏,终生难忘。

印利华(70年江苏兵,曾任副指导员):

右为印利华

赋赠五十九团三营七连

——八一战友联谊会两首

曾记烽警贺兰巅,胆铸韶华报国坚。

地险祁寒巡冷月,云屯劲旅卫尧年。

一从安靖归乡井,卌载难忘同泽缘。

毕竟沧桑军魄在,风霜未削铸铁肩。

八垓极目塞天殊,霓灿银川似画图。

朔漠白云分后合,西楼霜鬓称名呼。

开怀共醉心相照,执手畅谈泪渐濡。

铁血百年如再会,战歌依旧唱明珠。

注:“铁血百年”,是指建军百年;“明珠”,是指塞上明珠。

李常明(69年甘肃兵,曾任班长):

@邓成龙(74年四川兵),幻灯片非常好!它弥补了我们没能前去参加聚会战友的遗憾,赏心悦目,值得一看,也值得保存,是我们七连的珍贵资料!

七连的老战友你们好!今天是七连老战友约会的日子!七连甘肃景泰六九年兵李常明因故未能参加,实感遗憾,在此谨表示歉意!问候老连长、老排长、老班长、老战友们好!祝大家玩的开心,玩的愉快,喝的高兴!有路过景泰县的战友或者来景泰转游的,我欢迎你们来做客,李常明热情欢迎你们!谢谢!

吴俊忠(70年陕西兵,曾任司务长):

左为吴俊忠

各位首长,各位战友,大家下午好!我们乾县一行十二人已安全返回。四十年后的七连聚会,在吴连长的亲自领导和精心组织下,在筹委会各位战友的热情周到服务中,在全连干战的积极响应和参与下,使聚会圆满成功!在此,我们乾县参会战友表示衷心感谢和热烈祝贺!并向筹委会的首长及战友们致以崇高的军礼!最后,祝各位首长和战友身体健康,全家幸福,万事如意,争取活到一百二十岁。企盼下次再聚会!

郭兴才(75年江苏兵,曾任班长):

各位首长,银川的战友你们辛苦了,我们江苏丹阳75年兵今天平安到家了,我代表丹阳75年兵向筹备会首长战友敬礼!祝你们及各省来参加战友聚会的首长战友身体健康!全家幸福!

于权民(80年陕西兵,曾任班长):

右二为于权民

各位老首长,战友们大家晚上好,长安的几位战友今天顺利到家。在此我非常感谢老首长和筹委会的全体成员,有了你们的辛勤付出,才有了我们这次联谊会园满成功。这次聚会让每个战友终生难忘,我们长安战友对你们表示深深的谢意!说一声,你们辛苦了!在此也欢迎你们到西安来,同时也祝愿你们合家欢乐,幸福美满,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邢备成(70年陕西兵,曾任给养员):

吴连长早上好!祝贺七连战友联谊会圆满成功!全体战友欢聚一堂,实现了四十年来的夙愿。这一切,要感谢吴连长所付出心血,还要感谢七连筹备组的战友们。你们辛苦了!向你们致敬!亲切握手!我名邢备成,乾县人,因身体不适未能参加聚会。但每时每刻在七连群里注视着首长和战友们的情况。为你们喝彩,祝福平安。由吴俊忠给我捎回的战友聚会纪念品加兄弟情意,使我中生难忘。我的心情无法表达,热血沸腾!特向全体战友敬礼!吴连长万福,有机会相见。

付勇(73年甘肃兵,曾任班长):

付勇(中)聚会照

尊敬的在银川的各位首长,各位战友你们好,你们辛苦了,感谢你们为我们七连战友聚会所做的一切,你们的身影、声音,永远留在我们的脑海里。从心眼里衷心的感谢你们。我叫付勇,于8月9日安全返回敦煌,请各位首长和战友们放心!祝各位首长、战友们家庭幸福安康,永远快乐!敬礼!

张绍堂(78年宁夏兵,七连战士):

七连战友联谊会有感

梦牵魂绕四十年,今日相逢在银川。

相见时难别亦难,再见更是难上难。

岁月如同长流水,唯有战友记心间。

贺兰青松永不老,情谊长存天地宽。

邓成龙在兰州五泉山留影

作者小传:邓成龙,四川三台人,1955年5月出生,1973年12月入伍,曾任陆军第20师59团三营七连文书。1979年底复员,在银川市公安机关工作并转干,任文书、秘书科长。1987年初调入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机关工作,担任处长、副巡视员。2015年5月退休。

(曹益民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