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学好久不见!”王思辉见小学同学陆卉和林文君首先来到北方明珠大酒店感慨道。

“好久不见!咱们班今天来多少人呀?”陆卉问道。

“大概十几人吧。”王思辉答道。

“昔日咱们班一共41名学生,可现在你堂堂一个大班长,组织一场同学聚会,咱们班却只来十几人,看来友情这东西真的不值钱呢。”一旁的林文君不解风情地说道。

“林文君此言差矣,咱们班虽然有41名学生,除了5人始终没有联系到外,有6人在国外留学,12人背井离乡在外打拼,还有4人将要或刚刚生孩子,都不方便来,咱们也不能勉强。”王思辉解释道。

“什么不方便呀?就是不给你面子。”林文君心直口快地答道。

“哪敢不给我们班长面子?大家都在为生活奔波着,没有时间也正常啊!”陆卉反驳道。

正说着,同学们纷纷来到210房间,王思辉见同学们都已到齐,开始点菜。

打开UC浏览器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同学们好久不见,十分想念大家。临近年末,我组织了这场同学聚会,算起来咱们五六年没有相聚了,这次同学们可以敞开心扉,好好聊聊。”作为组织者,王思辉率先讲话。

“是呀,咱们在王家洼小学毕业十几年了,却真没组织过几次同学聚会,彼此之间都非常生疏了,幸好还有班长记得大家。”沈旭也是感慨万分。

“没错,当年咱们从一年级1班一直到六年级1班,多少美好的回忆现在我还记得呢。可惜自毕业后大家来往得就非常少了,这十几年就像喝醉酒断片了一样,全然不知道同学们的讯息呢。”曹美璐随声附和道。

“咱们班的同学都是咱们学校附近这几个村庄的,但这次同学聚会却只来了14个人,你们说这心的距离怎么就那么远了呢?”

“不远,只是现在大家都长大了,难免会忙嘛。”没办法,轮到林文君说话时画风就变了,一旁的陆卉直给她圆场。

“不谈那些没有来的人了,咱们都聊聊自己吧。”王思辉提议道。

“我先说,我初中没毕业就退学了,然后跟着我开超市的二姨夫混了几年,后经二姨夫介绍,给一家大型连锁超市的老板开车,深得老板信任,一直到现在。前两年老板见我单身,便把他的亲侄女许配给我了,并给我了一辆奔驰,就在楼下。”班中最爱吹嘘自己的文帅依旧不改往日炫耀的风格,大家不约而同地向窗外望去,既羡慕又嫉妒。

“但愿你说的话是真的,没有水分。”林文君不屑地说道。

“你是嫉妒我走向人生巅峰了吧?“别开玩笑了,谁都知道你的话掺假太严重了。”

“这样吧,既然我有钱了,这顿饭我请!”

“这还差不多。”文帅的大方和爽快让大家刮目相看。

“我大学毕业之后父亲托关系把我安排在一家国企上班,现在月入上万。虽不如文帅,却也不错。”赵昱很是得意地说道。

“我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应聘到一家中外合资的企业,现在已经是一名主管了。”孙海军亦很是自豪。

“我中专毕业后自己开了一家蛋糕店,到现在已经七八年了,积累了很多老客户。”韩波涛说起自己的近况也是兴奋不已。

“我大专毕业后在一家保险公司工作,生活还算宽裕。”孙海军说完陆卉主动说道。……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地介绍自己的近况,大家屡屡投来羡慕的目光。

“刘华泰,你这半晌也没说句话了,最近怎么样啊?”王思辉见大家一一介绍自己的近况,只有刘华泰没有开口,关切地问道。

“我中专毕业后直接到一家钢厂上班了,一直到现在没有变过。”

“就是工人啊!不给力呀!”文帅不屑地说道。

“工人怎么了?跟你借钱了是咋的?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劳动者?”林文君怒对道。

“没事,我就一打酱油的,无关轻重,你们不要吵。”刘华泰风趣地劝解道。

打开UC浏览器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吃菜,喝酒,好不容易咱们在此相聚,不要为一点小事大动干戈。”王思辉也在劝说文帅和林文君。

“郑宇航和周志林,别玩手机了,跟同学们说说话吧。”陆卉看到有两位同学一直在玩手机,几乎未发一言。经陆卉的提醒,大家这才发现还有两位同学呢。

“你们先聊,我们打完这局游戏再说。”郑宇航和周志林见大家都在看他俩,有些不好意思。

“不用搭理他们,都是些没有手机就会死的东西!”林文君气愤地说道。同学们见那二人玩得正欢,也没有勉强。

“下个月我结婚,大家都来啊!” 赵昱突然大声宣布道。同学们都在一边吃饭,一边闲聊,闻听此言都纷纷扭转话题,议论赵昱结婚的事。有的同学认为自己和赵昱一直有联系,一定会参加;有的同学认为小学毕业后和赵昱根本就没有联系了,不想参加;

还有的同学认为赵昱不应该在这种场合说这样的事,弄得大家都尴尬。一时间大家七嘴八舌,参加还是不参加赵昱的婚礼瞬间成了热门话题。“赵昱你这也太明显了吧?不就是想赚点份子钱么?”林文君的语言依旧犀利,直接怼得赵昱说不出话来。

“不好意思,我得先走一步了,公司有点事,老板找我呢。”文帅接完电话说道。

“刚来半个小时就走,莫非是不想请客吧?”

“哪能呢?这样吧,我临走前把账结了,总可以吧?”

“这还不错。”文帅用他的豪爽再次堵住了林文君的嘴。

过了一会儿,刘华泰也要走。“华泰,如果没事的话多聊一会儿啊。”王思辉挽留道。

“不了,老班长,我是真的有事,我妻子的预产期快到了,过几天就差不多要生了,我得早点回家照顾妻子。”

“是吗?那你还来参加同学聚会?”王思辉非常惊讶地问道。

“主要是我五六年都没看见大家了,甚是想念啊!”

“班长呀,你看看刘华泰,妻子快生了还在乎这份友情,让那些的没来的同学情何以堪呀?”林文君对刘华泰的做法赞叹不已。

“这样吧,我稍后微信给你发个我店的位置,如果以后来我母婴店买东西绝对给你优惠。”

“好的,谢谢老同学。”

“不用客气。”林文君佩服刘华泰对友情的看重,刘华泰亦对林文君的爽快表示感谢。

酒足饭饱过后,已是晚上十点钟了。

“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吧。我去把咱们后来点的饭菜的账结了,然后咱们都回家吧。”

“好的。”大家纷纷同意。说完,王思辉下楼去结账。

“什么?210房间的账不是一个胖子结的,而是一个瘦高的男子结的?”

“是的,我保证没有看错。”因为文帅体形肥胖,王思辉以为是他结的帐,可答案却并非如此,王思辉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突然,王思辉的手机响了……

“同学们,文帅走的时候并没有结账,咱们AA制吧,一共是2500元,咱们现在一共是12人,这样吧,一人200块钱,我掏300块钱。”

王思辉的话让大家有些措手不及,瞬间炸开了锅。“这么贵?我这只带了100多块呀。”

“我这虽有500块,但明天还得保养车呢。”孙海军和王文奎纷纷诉苦。

“是呀,我这正准备结婚用的东西呢,手头也紧啊。”

“我这也是刚刚订了一批进口奶油,手很紧啊。”赵昱和韩波涛也在哭穷。

“那文帅和刘华泰怎么算?他们就白吃白喝了吗?”王庆海不满地说道。

“是呀,他俩也得算上。”曹美璐随声附和道。一时间,“哭声”、愤怒声充斥着210房间。

“哼!我就知道文帅不靠谱。方才他停楼下的奔驰是老板的,根本不是他的,老板也没有给他介绍对象,纯粹是他网络小说看多了瞎编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爸跟他老板是同学,关系亲密得很。”林文君边说边爽快地掏出200块钱递给了王思辉。

“哦,当着你的面还敢说,真不怕被揭穿了。”陆卉也把钱递给了王思辉。

“好了,大家静一静。”王思辉大声说道。“虽然文帅没有结账,但刘华泰把账结了,而且还多押了500块,正好够用。刚才刘华泰给我打电话想让我试探大家一下,可惜只有林文君和陆卉主动把钱给我了。”

大家听后,都羞愧地低下了头。

打开UC浏览器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咦?大家怎么都走了?咱俩还没打完呢。”原来郑宇航和周志林一直在玩手机,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同学们纷纷离开时他们才意识到聚会已经结束了。

“看来,以后同学聚会也没必要组织了,但刘华泰这个同学我交定了。”王思辉把钱还给林文君和陆卉感慨道。

“我也是!”林文君和陆卉异口同声地说道。“好,我这就给刘华泰打电话,让他孩子过满月了来我这酒店办,绝对服务周到且价格实惠。”

“这酒店是你开的?”林文君和陆卉诧异地问道。

“小点声,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这是我和几个朋友一起投资开的。”王思辉说完拿起电话打给刘华泰,他不想让刘华泰花这次同学聚会的饭菜钱,并准备给刘华泰2000块钱份子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