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衷曲无闻

ID:zhongquwuwen

大多数的人在毕业之后越来越不爱参加同学聚会了。好像曾经一起走过的岁月都被留在了记忆里,现实中的人们再也不会因为有过的同班情谊而被系在一起。

我带的第一届学生组织同学聚会,原本我是打算要去的,但看了一下参加的只有10个人,觉得有点难过,就决定不去了。

近60人的班级,能参加聚会的一年比一年少,见过大家围成一圈坐在足球场不用说话也十分美好的场景,我忍受不了最后能看到的他们只有六分之一。

女朋友也参加了同学聚会,可是她并不开心。有的打麻将,有的斗地主,有的喝酒,就她一个人烤火,显得很不合群。

她说她咳嗽流鼻涕打喷嚏很不舒服,而且实在太无聊了,只能玩玩手机,问我一个人在家无聊吗?我说无聊我可以玩吃鸡游戏,你要多喝水。

今年是我高中毕业十年,以为会有一次大的聚会。但似乎没有人放在心上,毕竟大家毕业时抱头痛哭,这辈子天涯海角都是兄弟的誓言,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那些年,我们觉得世界很小,各奔东西后才知,一别也许就是一世。后来纵然能聚,大家说着交际的话,喝着应酬的酒,带着应付的笑,却再也走不进彼此的心。

同学聚会筛掉了飞得高的,走得远的,混得惨的,性格刚的。最后剩下的只有同一坐标系里的同学,每年相互确认,原来你过得还是这个样子。

有人说,同学聚会都有一个规律,凡是以前老实本分、循规蹈矩的同学基本混得不怎样,窝在某个城市的某个单位拿着一个月几千的固定工资。

凡是以前经常惹点小麻烦,让班主任头疼过的,基本在社会上混得都比较好,有房有车有老婆有小三,一般都是老板,可以驾驭别人。

其实这句话我不是很赞同,因为那些曾经让班主任头疼而毫无作为的人,可能只是没来参加同学聚会而已。人生哪有那么滑稽,随便混混也能出人头地。

当你还是一个在校学生的时候,学校和老师帮你定位身份,指明方向,你顺着走不一定会走得舒服,但是一定不会走歪。

毕业之后没有外挂和辅助,一些人就迷茫了,不知道该往哪里走,甚至先迈哪条腿都犹豫不决。

大家对彼此的了解,大多时候只是表面上的,背地里谁努力,谁偷懒,谁知行合一,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在学生时代体现身份价值的只有纸面上的成绩。

进入社会后,能够实战,体现自己价值的地方更多了。像是跳一跳,每一次都正对中心点,一环变两环,两环变四环,走得准走得稳更有走得狠的,都走向了人生巅峰。

对于同学聚会,有些人不屑参加,有些人羞于参加。能去的,几乎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特定的社会身份,会让你觉得他和学生时期差异比较大。

一个班或者一个专业的同学,就像一批人凝结成了一滴墨水,毕业后滴到社会的海里。波涛涌动循环往复,三五年后,墨水极度稀释,分散在不同位置。

也许每个人的追求不同,但从缩短差距上来说,一毕业就去“养老”型的公司的人,会被周围不甘平凡的同学逐渐拉开。

人这一辈子,吃多少苦,享多少福,存在一个动态平衡。 去“养老”公司和去上升期的公司,人的工作状态完全不一样,获得技能包的量当然也天壤之别。

更重要的是,后者很可能已步入中层,在技术和管理上都有长远发展的机会。而前者依然坐在他刚进公司的那张办公桌上,做着重复劳动的事情。

前两年,两种人的收入也许差距不大,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一方却有可能出现爆发式增长。

毕业三四年后的差距,就是一直以来,一方通过不断地努力进取,而另一方却安于现状而造成的。

如果可以自省,任何时候都可以从头开始。但如果只想装睡,别人真的无法叫得醒。

在我读大学期间,每年过年都很期待同学聚会。

因为大家都还正当年少,我依旧可以凭自己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本事,逗得女同学笑得花枝乱颤。因为大家还没进入婚姻,也依旧可以和一群男同学去网吧开黑来一局DOTA,就算打输了也可以骂得很爽。

大学毕业以后,大家走上了工作岗位,同学聚会的味道反而变了。原本非常单纯的事情,却成了一种形式和应酬,甚至已经沦为一场展览会或汇报演出。

有人开始递名片了,他是卖家具的,让我们结婚的时候去买他的家具;也有人想动用这层关系,求父母有权力的同学帮忙办事情;更有直接在同学聚会之后拉人入伙做生意,甚至是借钱的。

上学时的我们,没有层次、高低、等级之分,处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现在我们的差距正在逐渐拉开,彼此心知肚明。

混得好的,高谈阔论,一大群人追捧围绕着;混得不好的,沉默不语,一大群人敷衍冷淡着。

就像《夏洛特烦恼》里的那段台词,夏洛,这几年你死哪去了?年年同学聚会你都不来,你真有什么难处给我们大家说,大家就算帮不上你,不还能乐呵乐呵?

哭笑不得,却是现实。

我是一个执念很深的人,也曾有过很多学生时代的朋友,因为自己的感情过于丰沛,总想对身边人付出真心,拼命想粘住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

后来我听人说,友谊这个东西已经被世人捧得太高,它跟永恒其实没有太大关系,换了空间时间,总会有人离去。不要太念念不忘,也不要期待有什么回响。你要从同路者中寻找同伴,而非硬拽着旧人一起上路。

大概涂改是岁月的专长,谁都无法幸免。当昔日的同学陆续结婚生子以后,大家真的渐行渐远了。

没有共同的圈子,没有共同的经历。三观早被各自的生活磨砺得千差万别,一起说话,不知道哪句会触到逆鳞。就算有了悲欢喜怒,第一个想到分享或倾诉的对象已经不是他们。

可是偶尔,当我走过多年前大家一起嬉闹过的街道,听到多年前大家一起唱过的歌,或是翻到一张毕业时的合照,还是会怀着满心的祝福,希望大家永远平安喜乐。

今年的同学聚会,不用叫我了。谢谢你们,曾在我的生命里留下印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