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老费(刘维)

公号:费思量

春节的一个重头戏就是同学会,逢五逢十是大聚,其他年景则是各种圈子的小聚,过去觉得过了50岁是件很高远的事,结果一眨眼就跑到珠峰半山腰了,依稀还能听见山脚下自己杠铃般的笑声,却已经看不见那时的雄姿厚发,聪明绝顶的已经有不少,特盼望从同桌的老花眼里找找留存的底片。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就这样花了。

啥叫六脱油?

聚在一起,彼此调侃中,发现大家拥有一个共同的主旋律就是“脱”。

第一个脱就是脱梦,过往几十年应该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过程,在这过程中,往往生存与发展是第一要义,无暇顾及太多其他的东西,经过近30年的奋斗,除了官居正司局级还尚存更好地当人民大公仆的一丝幻想;除了当老板,公司正忙于上市的实际控制人之外,对于大多数人,用来引导驴向前奔的萝卜已经被啃掉大半了,或者自知永远吃不到了,血管内不再有那么多鸡血涌动,自然了很多,不再像30-40岁时候的聚会,女生围一堆在谈小升初,男生和女汉子群情激昂地在谈各种嫁接资源的事,每每聚会中涉及的项目算起来的GDP,差不多占了全国的百分之一。

第二个脱就是脱贫,这岁数已经基本完成与环境的抗争,为自己和家人搭建好了一个能抵抗3级到8级地震的鸟窝,虽然也时常提醒自己要与时俱进,但毕竟能在窝里睡个懒觉了。

第三个脱就是脱单,这里的脱单,不仅仅是年轻时代就已经完成的首次脱单,也包括梅开二度,七年之痒时的第一次断裂,终于在50来岁前替补了第二任或第三任,为下半场互相扶持去跳广场舞找好了舞伴。

第四个脱就是脱发,对于大多人,最该唱的歌曲已经是“我的青春鸟(带着我的黑发)已经飞走了”,在西方审美里,由于并不顽固地推崇黑发,所以同学聚会中,来自欧美海归的老哥们大多不染发,让花白头发散发出成熟大爷的味道。

第五个脱是脱壳,这岁数了,大小在社会上都担任个一官半职,平时各种装,装孙子装大爷都很累,现在面对一帮一起冬天打雪仗流大鼻涕的发小,聚会就是个脱壳露峥嵘的快乐时光。

第六个脱是脱“色”,现在二胎放开了,三胎邮票上也放开了,这成为60后永远的痛,生不逢时,不是不想响应国家号召,就是把日本名优摆在眼前,臣妾实在也没有这把子好腰了。

对自己缺陷的娱乐性宽容,让所有的拳头打在棉被上。老伙计们聚在一起,你会发现忽然身边多了无数段子手,而段子的主要落脚点都是对自己的嘲讽。

过去玩命想当上证券大BOSS的哥们告诉大家,惊喜发现出境旅游时候证件没有被边控,庆幸自己当官没有如愿。

过去曾因为同屋笑话皮肤黑而势不两立的女生,告诉大家她现在最敢熬夜,因为皮肤黑看不出黑眼圈,还显得整个人不肤浅。

女生们尊称自己为横版A5腰婆婆,男生则毫不掩饰自己让岁月造就的里里外外的柔软。面对缺陷,强者用自嘲,弱者用拳头或愤怒,拳头进法院,愤怒进医院,都太贵呀。

如果发型不好看,非较真说理发师手艺不好,就不会快乐,还是承认自己脸型不和谐比较容易皆大欢喜,如果刮胡刀不巧划破了脸皮,也不要责怪质量不靠谱,而要庆幸自己都通晓天命之年还这么水嫩水嫩的。

过去见面常有火药味十足的辩论,每每聚会,组织者都要安排个灭火拉架的,壮士侠女设想自己是蝙蝠侠、蜘蛛侠、绿巨人、阿童木等人物,无论政经还是宗教抑或社会新闻点,都能擦出火花来,现在则是嬉笑斗嘴,把自己怜爱成肥猪佩琪或榴莲大丸子,一片莺歌燕舞的和谐场面。

这个年龄最大的好处就是做事不再急吼吼了,与自己的欲望和解,做事不再执着,与自己的缺陷和解,不再补什么短板,与自己的敌人和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归途。

50多岁,怕死在这四项人生主要内容里已经爬到最重要的位置,虽然按现在医疗条件50多岁才是中年,但毕竟也参加了好几场同龄人的送别会,聚会中也有一些同学身上的部件已经和上学的时候个数不一样了,所以健康成了无论是座谈还是饭桌最能引起共鸣的东西,几乎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健康做点什么。

有天天跑步晒配速的,有天天健身房玩自拍的,有把自己扭成一朵花练瑜伽的,有花大价钱买澳洲美洲保健品求安慰的,当然,实话实说,有一半还是主要停留在熬夜阅读养生公众号的阶段。但无论如何也是个进步,至少开始关注了,下一步就是知行合一。

子女大都到了婚嫁年龄,现在社会转型,各种人的流动变化,各种为非作歹的信息传播,使不少父母又重新迷信起包办婚姻的靠谱,毕竟老同学一场,智商的基因也都在一个分数段,混了几十年也大多同属一个阶层,彼此有更多的安全感,同学聚会成为重要的婚介交流场地。

不过现在对付90后要2.0版包办,要有很好的策划方案,不能让她们这帮小子感觉是在相亲,要把相亲设计成偶遇,要符合互联网思维,有趣和超乎预期是卖点,好在同学会云集各路英才,这点文案对老家雀们不是太难。

聚会最后的高潮,往往出现在最后的集体大合唱,酒过三巡,面色红润,于是进入集体无伴奏嘶吼阶段。

我这拨人首选“迟到”、“耶利亚女郎”“乡恋”等,在“你的身影,你的歌声”中,同学们依稀看到过去的自己。

同学之间的那种温情滋润着彼此,

从小伙伴的话语里,眼神里,

你会重新爱上那个没有被漂染过的自己,

喜欢上没有各种标签的少年们。

在这个邻居们都彼此不知道谁和谁是两口子的时代,

在这个同事多是追求利润组织起来的乌合之众的时代,

少时的同窗

已经是仅次于家人的存在了。

作者:  老费(刘维)

公号:费思量

配图来自网络

《温哥华100位华人移民的真实故事》在列治文时代坊(Aberdeen Centre)上架。移民生活的好参谋,送给新移民的好礼物!

往期文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