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九寒天,细雨连绵,搭朋友私车前往崇明大拇指休闲农庄,度过了难忘的三天。

没料到,一开始,就出了个小插曲,我们群里最精明的搂自妻同志,在最能干的众汉强同志导航下,搂了一个大圈子,晚了一个多小时才赶到。从各位朋友脸上的焦虑和担心,看出朋友友情的深重和温暖。所以,这几位群友能及时赶上了饭点,令大家特别欣慰。

十分感谢慷慨的朱大哥带来的上好的红酒,喝得大家兴致勃勃。

饭后,面红耳热的众友开辟了两个战场。麻将大战的勇士斗女们,杠开自摸,清一色和混乓,白皮的白皮,发财的发财,红肿的红肿,管它东南西北风,春夏秋冬皆开花。对对开,碰碰糊。挺庄、单钓,等你冲!

另一个战场是卡拉OK,正主任白皮——夫得行因故派出夏夫人叫阵,我这个卖霸领了个副主任的头衔,除了点歌,利用特权忍不住经常抢来话筒嚎叫几声。好坏咱老年大学学了两年,不能轻易就输给绿林好汉与喉林高手们。哪料我三板斧用尽,竟然半路杀出高飘抖音搂自己,和他的夫人每(件)宝。还有水乡新娘——万分美纷纷给我个下马威。接下来的文书——灵伟琴,闪耀歌星——王立耀,一个琴声常颤,一个立刻闪耀。打得我落花流水,满地找牙,只好自愧不如,败下阵来,铩羽而归。

第二天,天放晴了。可是也降温不少。曾经的两个战场两位败将,我和丁海云(据说她输了两个二百五,清空了六个贴己兜。竟然找文书调头寸)哪肯服输?我是一个人躲在歌厅拼命练歌,再次开战志在必得。下午,朋友盛邀,去东滩为保护生态做贡献。在寒风瑟瑟中,面对一片荒凉的芦苇滩,竟然看到黑天鹅一家子,两只黑天鹅夫妇与六只小天鹅在水里嘻戏。还看见水荡远处浮游着二三十只野鸭。虽然冷得人都冻瘫了。可是为保护这些生灵付出些门票费还是值了!当然,还照了不少照片。阿国灵的摄影水平不是盖的,照片拍得张张鲜亮!衷心地感谢他,据说他还是在身体欠佳,克服了晕车的艰难的情况下为我们服务的,这些照片就更显得弥足珍贵了!不过恳请各位千万不要把我的照片拨指放大,要是清昕地看到我冻出的鼻涕眼泪,那多丢人,多尴尬!

晚餐过后,一个战场(麻将)全面熄火停战。OK大战就一触即发。整个群,人人到场全面开战。连两个年轻人也纷纷投入。把个歌厅挤得满满当当。出乎意料的是轻易不开嗓子的程咬金的后代——陈汉强,竟然驾着冰天雪地的《三套车》里杀出来,直到《透过开满鲜花的月亮》下一展雄姿。据说轻易不开口的他一次聚会唱两首歌竟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高飘抖音——搂自妻《再回首》与每宝夫人的《山茶花》竟然开的如火如荼。白皮——夫特行的夏夫人,先是《雁南归》,盼来了丈夫,结果《夫妻双双把家回》的时候,她夫君白皮——夫特行没坚持到最后,竟然中途退场了,难道是采路边的野花啦?不过,从他的声音进步来看,下次估计一定会妇唱夫随,比翼双飞。红霞——朱晖的《草原夜色》万分美的《陪你一起看草原》都体现了她们对老公的一片深情。最可惜的是:万分美这《水乡新娘》没有好搭子配合。王立耀曾免强跟进,撑的油纸伞有些破,走青石巷时大概是脚崴了。下次要是朱大哥(听他说话的声音就能判断是男高音的好料)!他当水乡新郎,那可是郎才女貌,相得益彰,珠联璧合,天生一对,地设一双。好期盼下次朱大哥的出场。其实,王立耀的功夫也十分了得!他曾经演唱的《我们这一辈》把现场四队的朋友唱得唏嘘不已,老泪纵横!尽管我和夫人讲完了《春天的故事》,又一起《我爱你中国》,竟然不如领导风范的於宝富,一个《大海航行靠舵手》就让我们黯然失色,靠边自怜。我还不甘心,想用一曲《鸿雁》,手舞足蹈弥补缺陷,那料到,命运不济,老天不帮忙,中途来个信号中断,我便成了折翅之雁,归不了家了。其实输赢不是唱歌的目的。开心才是真正地收获。大家说是吧?

许多朋友,为我们拍录像和照片,大家在聚会中留下真情厚意,朱晖每次为大家提供消毒酒精,白皮的夫人为女士们拍大头照;万分美为我们带来的各种美味小吃……使我们的聚会熠熠生辉。这里要说到於宝富群友,感情太丰富了,丰富到关心每一位群友还嫌不够,还要感情大大地溢出,去关心他狗兄弟的饥寒冷暖。我怀疑他是动物保护协会的会长?提议名字是不是应该改叫:於抱(或者‘保’)犬呢?

第一次聚会印象深刻,这第二次聚会收获满满。期盼着第三次、第四次……聚会,最好在每年春暖花开、春光明媚和果实累累、秋高气爽的日子里,我们为生活和友谊再次聚首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