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们心中的班长李自金

1973年初,18岁的班长到内丘接了10名小兵,从而使他们成为了总参第九通信团成立后第 一批新兵。

我和九名小战友踏入了军营。之所以说小战友,是因为我们的年龄都在十四到十六岁之间,是按照“小兵”的标准挑选的。我们一起被编入新兵二连二班。班长李自金,安徽人,一米七几的个子,黑黑的脸庞,高高的鼻梁,很英俊的样子。是他到我们所在的县城把我们接来的。班长是六八年入伍的老兵,他十四岁参的军,接兵和当我们班长时也才十八岁,比我们大不了几岁。但在我们眼里已经是很老很老的兵了。对新兵来说,早入伍一年,就是老兵,就可以毫不含糊和理直气壮地称我们是“新兵蛋子”了。班长是我们第一个军人偶像,他的阅历、能力、魄力、胆量等等都让我们敬佩。照现在时髦的话说,我们是班长的粉丝。我们都盼望着什么时候也能成为班长那样的人。

老班长10月8日晚11时30分乘高铁到达邢台东站。李建华,崔增印代表战友们前去迎接。

45年未见啊  想必是一阵狂欢

我们却没有 即使斟酌了多天的话语

也只徘徊在嘴边  建华战友说

给老班长敬个军礼吧  一句普通的话

却掀起战友们心中的波澜

与老班长的这次见面

也得益于《通信兵的故事》的牵线

她在1月11日推出了班长和他的哨声

倾吐了对老班长的思念

还有在茫茫网海寻找您的情节

您看后感慨万千写下了长长的留言

就在9日聚会的当天

《通信兵的故事》又发表了两首长诗

是您的兵为迎接您的到来倾情撰写

您和参加欢迎宴会的战友们无不感叹

从而迸发出来自心底的感言

老班长、战友们感谢《通信兵的故事》

是因为《通信兵的故事》?还是抒情长诗配着的音乐 ?更多的还是45年的情感吧 !使得您在讲话中两次哽咽,录像的两位军嫂也被此情此景染红了双眼。

老班长出生在开国将军的摇篮

身体里流淌着老革命父辈的热血

红色基因  忠诚不变

任凭风云变幻 时代变迁

自打戴上红色领章那天起

我们就倍受感染

直到今天

西柏坡  娘子关 临城溶洞  一柱天

走大寨  访鹊山 百团遗址  祭先烈

我们时刻把老班长陪伴 不只是为了玩水游山

干杯吧  亲爱的战友

当我们今天重逢的时候

人生漫漫  岁月悠悠

一眨眼  从春走到了秋

要与老班长分别了

虽然心存不甘

拥抱握手  拍照留念

为您轻轻打开车门

您却站立了许久  默默无言

您的微笑里写满了惜别

您的双目里写满了祈愿

我们读懂了

您怕再次触动我们脆弱的心弦

没有不散的宴席

只有难舍的离别

但愿这次分别

只是短暂  不要久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