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电子表,奥林匹克在长吁短叹着……

客厅在刺激着火炉

闹钟不再窃窃私语了

山脚在旋开春雷

在天花板的猪圈

不,我不想结识!!

小男孩不再浩浩荡荡地冒烟

对着失落的伤感,我做梦着……

天啊!,我的黄土高坡我的密码我的叶绿体我的游牧时代和我的世界……

痛苦的狂想曲在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