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之年的相聚,不想晒存在感和优越感,也没有成功者的骄傲和挫败者的卑微;豪饮而不狂乱,亲热而不轻浮;跟过去握手,与青春叙旧。岁月如歌,我只想找回曾经的音符;青春无悔,你拥抱的可是最初的梦想?有人说,年轻时最美,因为简单;我说,有的时候,成长会让人更加纯粹!

毋庸置疑,同学之间的感情是最为真挚的。同窗四整年,相识三十载,由岁月积淀下来的情感到底有多厚,也许身处其中的我们也未必认识得到。过去的记忆,甜蜜也好,苦涩也罢,都已被光阴尘封,化成了我们心海里波涛汹涌的潜意识。

打开岁月的封条,让我们借着彼此的力量,追溯时光的轨迹,重新咀嚼那逝去的芳华吧。

筹  备

三十年的时间,无论放在哪个维度里,都可以算作一个重要的节点。古代把三十年称为“一世”,也就是一代人的意思。社会历经三十年,也必然会有较大的变迁,所以才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说法。其实,人心与自然是相通的,在这样重要的时间节点,人的心里岂能没有波澜?于是,几个月前,就有人在同学的微信群里试探性的提议,马上有人响应,很快,群里的氛围热闹起来了。

只有讨论肯定不行,必须有人组织,征求意见,包括时间、地点、方式等等,还要把经常潜水的伙伴调动起来,把没有找到组织的同学拉进来,没有人牵头怎么可以?于是,群主小姚责无旁贷的挑起了重担。反复询问,不断权衡,最后落锤敲定了这次聚会。

那些因为更改日期而没能参加的童鞋,我懂你们的遗憾。

相聚是所有人内心深处的渴望,然而,我的这群公大同学,每个人都既是社会上铁肩担道义的中流砥柱,又是家庭中上有老下有小的坚强依靠,岂能尽有自由之身?于是,有些同学机票、车票订了再退,退了再订;有的同学没到最后一刻也不放弃期待;有的同学明明请好了假,刚到机场,就被领导匆匆召回;也有的同学今晚飞来,明天就要飞回,只为看同学一眼,敬老师一杯。。。。。。都是何等情怀,能不让人动容?

芙蓉9日在群里表达心声:我十分想念同学们,只是身不由己。我用《论语》里面的话回复她:子曰:“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 “你还是没有真的想念,如果真的想念,有什么遥远呢?”我当然理解她的情况,也能体会她的心声,只是还想用这样的方式在群里进一步激发一下仍在犹豫的同学啊。

记  忆

一首老歌,一幅旧照片,一张熟悉的面孔,都可能成为我们重返过去的“月光宝盒”。二十六年的工作,重复多于新奇,早已疲惫的身心,总是被习惯裹挟着前行,校园里的青春,成了渐渐远去的风景,我以为,我将难以重返当初的记忆。可是,这种想法在我的脚步还没有踏入校门时就已经被彻底颠覆了:大门前的小河,还在静静地流淌,那清清河水承载的不正是当初青涩的情怀?河水映衬的一弯明月,难道不是当年淡淡的乡愁吗?走近校门,当年门卫那个“最深沉的”哥们不知现在哪里?校园内,满院的青翠正是当年的核桃树、枣树和柿子树;教学楼还在,图书馆还在,礼堂还在,宿舍楼还在,那几栋平房还在!食堂和训练馆的位置变成了高警楼,阶梯教室罩上了玻璃幕。。。。。。

回当年的宿舍看一看。宿舍正在装修中,我当年的609如今成了615,但仍是上下铺,仍然六张床,那个是鲍依章,那个是谭胜,那个是王辉、余委、姚淮祥;613原来里面有一个仓库,现在也被改造成了宿舍;水房、活动室,当年同学们的身影仿佛还在眼前跃动。

出去打几颗枣子吃吧,甜甜的,吃不够。。。。。。

交  流

每个人都是一本书,三十年的时光,该经历了多少故事,匆匆一见,今日不待细说。就让我端详你的脸吧,那是你这本书的封面,在岁月打磨的痕迹中,我能读懂你经历了怎样的风雨。

刚见面时双眸的互相凝视,校园漫步时的浅声交流,觥筹交错时的盛情邀约,每一次都出自真情的关爱,每句话又都藏着怕触碰对方伤处的小心。最多的是回忆,哪怕曾有龃龉;最真的是祝福,惟愿你健康幸福;最诚的是邀请,你来,我做地主!

细节总是令人感动,师资班的薛生华,见我面就说:“你是烧饼村东烧的。”让我简直有些错愕:“这些年了,你还记得我的老家?”“哥们嘛!当然记得。”

每个人的想法也不尽相同,有的人想见所有的同学,一个都不愿少;有的人则想更深入地交流,要好的几个,单独畅饮,甚至彻夜长谈。

同学们,请你们珍重,有一天,让我读你的故事。

校 史 馆

参观校史馆,让我由衷地感到自豪,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都对我的母校有过关心,其历史积淀之厚重,不言而喻。王太元老师说,校园里的核桃、柿子和枣树,都是毛主席指示栽下的,真是了不起!

更主要的是,由学校安排的接待工作,让我很有归属感。

感恩母校!

纪 念 树

2007年在团河校区栽下的纪念树长了很多,已经大约有两层楼高了。这次,我们给这株树挂上纪念牌,让它为我们这个群体的团结和向上做个见证。

这株树名字叫刺柏。松柏长青,是我们情谊的象征。

送  别

年纪大了,本该坚强的心却反而脆弱起来,甚至不敢直面分离。这让我想起来26年前毕业离校的时刻,我选择后走,却很少送别,在宿舍跟还没离校的同学没完没了的喝酒,想用酒精麻醉分别时的伤感。

这次,我有一个很好的借口,要在房间里处理聚会的善后。可是,同学,在你与我道别转身离去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了你背对我的泪水,这一刻,你打翻了我心中的五味瓶,扯断了我眼中的珍珠串。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志杰和小洲

志杰是个粗犷的汉子,这次却格外的细心,对纪念牌、纪念衫等都亲手设计,反复修改。跟厂家对接方案,与同学沟通看法,看似简单的工作,操作起来,往往都颇费周折。情感总是藏在细节中,不说他对这次聚会的筹备工作有多少功劳,单就这份心性,就让我很受感动了。

煽情的时刻,一把木吉他,沙哑的歌喉,把汉子们撩拨得兴起,把聚会引向高潮。志杰,有你的!

小洲绰号“土匪”,火爆的脾气可见一斑,这次却事无巨细,耐心有加,热情不减。9日一大早,就从石家庄赶来学校,直到13日离开,放下家里的事务,一心在学校做好服务工作,你对这份感情的珍视,让我叹服!

奉  献

袁东风老师、郑楠同学,拿来很多好酒,供老师同学畅饮;叶荣木带来了自产的铁观音,招待报到的同学。

感谢你们!

遗  憾

正如很多同学抱憾未能成行一样,参加聚会的同学也因未能见到你们而遗憾。然而,让人最感缺憾的是陈延超老师——我们的队长未能参加这次聚会(我们都喜欢用队长这个称呼,我想,即使有一天他当上了部长,我们仍然会称他为队长,因为在这最原始的称谓里,蕴含着我们最真挚的情感,这是后天无法获得的)。

队长因公务身在广东,经努力定于12日晚返京,接见尚未离校的同学。可是,天公不作美,天气原因,飞机无法在北京着陆,临降济南。此时,已经是12日晚将近10点钟了。

我不知道队长是什么时候到达北京的,但我能感受到他当时焦急的心情,他在电话那边不厌其烦地询问聚会的细节,也正是他对同学们关心的恰当表达。

祝  愿

愿这次聚会的遗憾,都化成更加美好的缘分,促成下次聚会的圆圆满满!

愿所有的老师和同学们身体健康,平安幸福!

愿祖国昌盛,社会和谐,警察清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