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恨营营忘本真,雅集可以洗心尘。

广陵抚尽琴歌泪,扇舞拈来宋韵痕。

每逢节庆,都是聚会高峰期,也是各种雷区遍布的时候,比如同学聚会成了攀比大会,闺蜜聚会成了晒富大会,家族聚会成了逼婚大会,还有各种名目的主题聚会、私人聚会,多以拓宽朋友圈为目的,弄不好再遇个渣男啥的,如何能避开这些雷区?不妨来参考一下古代的雅集吧!

雅集这一古代精致生活的典范,到底是怎么个雅法儿呢?让我们从古代的雅集图中一窥全貌。

首先,雅集的名字雅。古代雅集多以集会地点或参加集会的人员命名,如著名的“兰亭雅集”“西园雅集”“金谷园雅集”“竟陵八友”“香山雅集”等;

其次,形式更雅。在清闲雅逸的氛围中,大家吟诗作画、品茶论道、交流各自创作心得,每场集会都会诞生大量传世之作,随着参与集会的名人增多,雅集的名声也日渐壮大,有参与其中的画家趁兴画下了这一场景。

画作面世后又引来更多的画家摹仿,虽然是同一场景,不同的人却画出了不同的意境,今天就来说说雅集中被画家记录最多的“西园雅集”,据统计,历代著录的《西园雅集图》画作共有47幅之多!

李公麟《西园雅集图》

西园是北宋驸马都尉王诜的宅子,王诜多才多艺,诗文书画无所不通,并且精通书画鉴赏。他家里有座宝绘楼,里面收藏了很多名家的书法字画,因而与很多文人雅士私交甚好,如苏轼、黄庭坚、米芾、秦观、李公麟等,众人经常约在一起吟诗作画、切磋诗文技艺,却很少与权贵打交道。

元佑元年春(1086年),风和日丽、鸟语花香,王诜面对满园春色心情大好,于是打算办个高雅的聚会,方不辜负这大好春光。关于邀请的人选,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好友苏轼苏东坡,苏轼名气大交际广,便请他再多邀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于是苏轼拉上自己的弟弟苏辙、苏门四子黄庭坚、秦观、晁补之、张耒,还有与自己和王诜都交好的李公麟、米芾等十六人应邀前往。

西园内亭台朱阁、怪石林立,遍植奇花异草,但见松桧梧竹、小桥流水、花香阵阵,各种胜景令人心旷神怡。宴饮过后,众人在园内写诗作画、弹琴品茗、打坐问禅,好一派风雅景象。

赵孟頫《西园雅集图》(左)

仇英《西园雅集图》(右)

借着宴游之兴,王诜请参加集会的画家李公麟,把自己和友人苏轼、苏辙、黄鲁直、秦观、李公麟、米芾、蔡肇、李之仪、郑靖老、张耒、王钦臣、刘泾、晁补之以及僧人圆通、道士陈景元画在一起,取名《西园雅集图》。

李公麟以他首创的白描手法,实事求是地描绘出聚会的场景。米芾还为此图作了《西园雅集图记》。

徐操《西园雅集图》

虽然西园的主人是王诜,但苏轼才是这次聚会的灵魂人物,他用他庞大的关系网,召集了参加聚会的人员,可以说,这个集会凝聚了当时从政治圈到书画圈的各界名流,因而,此次集会的名声也越传越广,被誉为宋代文坛的一大盛事。

“雅集图”的出现,不但引来很多人效仿这种集会方式,《西园雅集图》也被很多画家纷纷摹绘。如马远、刘松年、赵孟頫、钱舜举、唐寅、仇英、李士达、原济、丁观鹏等,都曾画过《西园雅集图》。

下面通过与原作最为相似的刘松年版《西园雅集图》,看看那些雅集中的雅景!

刘松年《西园雅集图》

书法之雅

王诜、蔡肇和李之仪围观苏轼写书法

画面当中正执笔而书的自然是苏轼,坐在一旁观看的是驸马王诜和词人李之仪,站在苏轼身边的是画家蔡肇。四人之间的关系,都以苏轼为纽带,王诜自不必说,蔡肇能诗善画,曾任吏部员外郎、中书舍人,跟苏轼及其弟子交往甚密。李之仪曾任枢密院编修官、原州通判等职,他才华横溢,琴棋书画无所不能,深得苏轼赏识。后来他到苏轼定州幕府与苏轼朝夕相处,切磋诗画技艺,感情非常深厚。

音乐之雅

秦观听陈景元弹阮

作为婉约派词宗,秦观生性豪爽、洒脱不拘,在仕途上却屡经坎坷,也因为亲附苏轼而深陷朋党斗争的漩涡,被冠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对政治的灰心,使他对仕途产生退隐之意,因而开始向往轻松自在的闲适生活。

陈景元是当时最著名的道士,也是陈抟学派的传承者,他虽数任道官,却厌倦官事,最后乞归庐山时,随身带的除了一百担经史书籍,别无他物。图中的他面目平和,从容坦荡,符合他清静无为的道家心性。

题壁之雅

王钦臣观看米芾题石

王钦臣,字仲至,是北宋的藏书家和图书馆官员,作为个人爱好,王钦臣自己家里的藏书也不计其数,但凡见过他藏书者,都慨叹“所见藏书之富者,莫如南都王仲至侍郎家”,这点倒是与米芾痴迷收藏书画研石很相似。

米芾集书画家、鉴赏家、收藏家于一身,平生对书法用功最深,对历代名帖也是极尽囊获,想来两人对于收藏心得有很多共同语言,边题边聊不亦快哉。

绘画之雅

苏辙、黄庭坚、晁补之、张耒、郑靖老

观看李公麟画陶潜《归去来兮图》

在这个场景中,苏辙手执绢扇斜倚在石桌上,身后站着黄庭坚和晁补之,画图者是李公麟,他正在创作《归去来兮图》,身后右侧拄着膝盖探头观看的是郑靖老,跪坐在案边石上的是张耒。至此“苏门四学士”已然到齐。宋代四大书法家也已就位其三。

禅意之雅

刘泾与圆通大师谈无生论

画幅的最左端,坐落在溪水中的石头上还有两个人,端坐蒲团中讲经的是圆通大师,一旁静静谛听的是画家刘泾。刘泾为太学博士,官至职方郎中,经常与米芾和苏轼进行书画酬和。

何愁幻世知音少,同道新交是故人。

从雅集图中可以看出,雅集并不仅仅是“集”,更注重的是“雅”,有了雅人和雅兴,无论是山水之间,还是草堂一隅,只要志趣相投、襟怀明月,没有功利目的,没有流派之争,单以文章议论、以诗酒唱和,纵情于卓然高致的雅逸时光,便是人间清旷之乐。

西园雅集引领的这一风雅文化,不但成为宋代文人的精神家园,为时人追慕与向往,这种纯粹、高雅的聚会方式,也很值得今人研讨与借鉴。

本次“翰墨丹青颂祖国”庆祝建国70周年“瀚墨云桥杯”全国书画邀请赛报名现已正式开启,投稿时间为2019.1.28---2019.3.31

往期回顾

———— / 瀚墨云桥 / ————

-搜索了解艺术家-

- 搜索了解艺术观 -

感谢您的阅读!点击分享吧!分享是快乐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