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经─从主话得喂养

8888(英813)

降E大调 3/4

一 我今来到施恩座前,

得你怜恤,蒙你恩典,

作我所需应时帮助,

使我心、灵得到安舒。

二 在此瞻仰你的荣面,

你的面光照我心间,

放出你的医治光线,

消杀我的软弱、缺点。

三 在此你的亮光照明,

显示我的真实情形;

你血也就显出功能,

将我罪污全都洗净。

四 你的膏油也在涂抹,

你的成分给我得着;

我就享受你的自己,

也就摸着你的心意。

五 我愿在你面前读经,

犹如祭司圣所点灯;

需要你灵像油一样,

使你话语放明发光。

六 也愿在此向你祷告,

好像祭司将香焚烧;

灵里基督如香一般,

调着祷告向神呈献。

七 你话是灯,也是食物,

我蒙光照,也得饱足;

深愿在此多读多吃,

受到启示,得着粮食。

八 基督是香,也是活水,

我蒙悦纳,也脱困惫;

也愿在此多祷多喝,

献上香气,流出江河。

九 读经使我明亮、不饿,

祷告使我馨香、不渴;

读读祷祷你就注入,

祷祷读读你就流出。

十 我愿如此与你相交,

读祷、祷读与你相调;

也愿如此给你浸透,

直到你能从我涌流!

弗六17-18 还要藉着各样的祷告和祈求,接受救恩的头盔,并那灵的剑,那灵就是神的话,时时在灵里祷告,并尽力坚持,在这事上儆醒,且为众圣徒祈求。

圣经先是写成的,然后翻译出来,最后解释并说明出来。照着我们的老路,我们有许多人多年听解释圣经的信息,但当我们去接触人的时候,我们仍然不知道要说什么。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们需要跟从在台湾的众圣徒的榜样,实行‘祷研背讲’—祷读、研读、背诵、讲说(申言)。这些是需要时间的。我们的祷读不可轻率。然后我们需要逐字、逐辞、逐句的研读真理。譬如,约翰一章一节说,‘太初有话,话与神同在,话就是神。’然后十四节说,话成了肉体,支搭帐幕在我们中间,丰丰满满的有恩典,有实际。许多人读了这些经节,并不明白。这就是为什么需要有人将圣经的话向我们解释出来。

关于这事,行传八章给我们很好的例子。腓利所接触的埃提阿伯太监正在念以赛亚书,腓利就问说,‘你所念的,你明白么?’太监回答说,‘没有人指引我,怎能明白?’(30~31。)腓利就把经上的话给太监解释出来,太监就信主受浸了。(35~38。)有些人说,我们只需要清读圣经,但这样一本‘清圣经’,我们怎能明白?行传八章给我们看见,我们需要有人将圣经给我们解释出来。

我们的研读,叫我们得着装备,能向别人解释圣经。藉着我多年以来研读圣经,我看见恩典乃是神给我们得着并享受,实际乃是神给我们实化。我们必须得着他、接受他、并享受他作恩典;然后我们必须实化他作实际。虽然像这样的一些点,已经在我们的生命读经中说得很清楚,但我们可能不注意研读。我们要被真理所构成,就需要祷读,然后研读。祷读约翰一章一节和十四节这样的经节,就能立下很好的根基。然后我们可以用生命读经为帮助,研读这些经节中的要点。有了这个帮助,我们就能找出,恩典和实际是什么。我们必须逐字、逐辞、逐句的研读真理。自然而然的,我们就会背诵我们所祷读、所研读的。除了我们个人的研读之外,我们也需要与别人一同研读。在大聚会里,这种研读是无法作到的;但在六到十位(不超过十位)圣徒的活力排里,就能彼此相互的实行出来。

我们承受了很多已往对神话语的解释,我们也有整本圣经的生命读经。然后主更进一步的带领我们有结晶读经。在结晶读经里,我不仅像已往讲生命读经一样,花时间讲信息,也要花时间写纲目。…如果我们得了装备,能背诵纲目,我们就自然而然的知道如何申言。最近感恩节特会第一篇纲目的第贰点说,‘他〔基督〕藉着成为肉体所穿上的人性,成了遮藏他神性之荣耀的外壳。’太初有话,话就是神,这话成了肉体,而这肉体乃是遮藏基督神性之荣耀的外壳。因此,特会的第一句标语说,‘基督神性的荣耀,原藏在他里面,如同藏在一粒麦种之内。’麦种的外壳将麦种的生命和丰富遮藏起来。我们若用这样的点来申言,我们所接触的人就会想要听我们所说的。这种祷读、研读、背诵、讲说—祷研背讲—的新路,已经传到许多地方。我在这里所说的,乃是对众召会的一种指导。我的新路是祷、研、背、讲。这是给我们烹调并吃最近几年所释放之丰富的路。

我们应当用我们所能背诵的来申言;我们所能背诵的,是我们研读过的;我们所研读过的,是我们祷读过的。我们若不祷、研、背,就无法讲说、申言。我曾鼓励人在主日聚会中申言,但他们仍然说,他们不知道要说什么。现在我们有一条新路。如果我们祷、研、背、讲结晶读经中所讲的纲目,我们必定能申言。谁不能申言?乃是那些不祷读纲目,不研读纲目,不背诵纲目的人。从周一到周六,我们若每天操练祷、研、背,在主日召会的聚会中,我们就必定会讲说、申言。

我研读了行传八章腓利遇见太监的事。三十二至三十五节说,‘他所念的那段经乃是:“他像羊被牵去宰杀,又像羊羔在剪毛的人面前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他卑微的时候,人不按公义审判他;谁能述说他的世代?因为他的生命从地上被夺去。”太监对腓利说,请问,申言者说这话是指着谁?是指着自己,还是指着别人?腓利就开口,从这经上起,向他传耶稣为福音。’这是腓利的传福音。

在行传八章的这件事给我们看见,祷、研、背、讲的实行不是我们的新路。这条路早已经在圣经里,就是在行传八章。腓利回答太监的方式,以及他向太监传基督为福音的方式,指明腓利曾经研读过以赛亚五十三章,太监所引的那一段话;他也必定记得那一段话,所以用申言的方式,传基督为福音。如果他对圣言的那一部分不熟习,他怎能根据那一段话,传基督为福音?他的传讲,乃是他将他所熟习的圣言,实际的申言出来。

基督身体上的所有肢体都该是为主说话、尽功用的肢体

所以我们需要实行祷、研、背、讲。我们必须祷读、研读,并且背诵我们所研读的要点。然后我们所祷读、研读和背诵的,就会自然而然的成为我们的申言。

使徒约翰的著作是由异象中的启示所组成的。只有新约的著者得着这样从神而来,在异象中的启示。他们将所看见的写在新约中,并且传给了我们。我们必须解释他们所看见的。在约翰一章的结晶读经中,我们指出,那是神的话成了肉体。(1,14。)在肉体里,他成了羔羊,(29,)然后在复活里,他成了鸽子。(32。)拿但业承认他是神的儿子。主于是向拿但业启示,他不仅是神子,他也是人子,神的使者要在他身上,上去下来。(49~51。)我们必须研读、背诵这些点,我们就能讲说这些点。藉着这条路,我们就得着装备,能用基督那追测不尽的丰富去喂养人。(活力排,一六九至一七四页。)

参读:活力排,第十三、十五至十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