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78年就读浙大,至今已整整40年。承蒙组委会和所有同学的努力筹备,出力出钱,“浙大科仪78相聚”于2018年11月1日至4日在深圳成功举办。总到会人数95人。其中医仪78到会39人,动仪78到会38人;家属9人,77级的学长和79级的学弟学妹9人。

秋季是一年中最舒爽的时节,和露摘黄花、带霜烹紫蟹、煮酒烧红叶,在如此氛围中聚会,雅之至,韵之至,美之至,当然也就令人羡之至;恰好,参加聚会的同学也到了人生的美好秋季,将一派成熟的韵味融入这秋色中,威而不怒,厚而不沉,傲而不狂,悠闲而不轻浮,幽默而不庸俗!

聚餐喝酒聊天游玩是绝大多数同学会的主要节目,我们也当然有此环节;然而,自己花巨资在海边搭露天舞台,顶着已逐渐加强的台风“玉兔”,自编、自导、自演,且演出节目既有特色又有高质量还有丰富的内涵,这才是科仪78的独特之处。

仔细看一下我们自己的节目吧!

第一个节目:旗袍秀。

江南总有数不尽的婀娜多姿:太湖上看船娘腰肢轻摇起满湖涟漪,在苏州的园林中听艺人朱唇轻吐“月落乌啼霜满天”,在杭州西湖看“垆边人似月,画船听雨眠”。更多姿的婀娜是作为当年浙大文工团半壁江山的科仪78的女生,媚娇娘们身着旗袍,台步款款,风采依旧;回眸一笑,软香袭人,百步可闻。海风送来阵阵涛声伴着《茉莉花》的旋律为模特们配乐,虽然总说在大海边、在天地间我们人类是多么渺小,但是我们从来不因渺小而失去优雅。岁月流逝,四季更迭,时光如烟雾聚散流转,成熟的我们从容优雅,不急不躁,曾经的大起大落,或许已化作一汪湖水,即使有风吹来,荡漾的恐怕也只有感慨和领悟。

只有当一个人能够轻松下来,开始悠闲地、有意识地注视生活时,才会发现生活的真正美好---同学会就是这样的轻松时刻。

第二个节目:诗朗诵《将进酒》

杨巨中同学是当年浙江大学广播电台的播音员,朗诵功底了得。一首李白的《将进酒》,让我们看到:年少时,我们仗剑走天涯,饮木兰坠露,餐秋菊落英,举杯将月一口吞,举头见月犹在天;一年又一年,青春已逝,人世间的是是非非、起起落落早已堆成厚厚的诗歌;一秋又一秋,沧桑匆匆地赶来,那个勤学苦读的少年,转眼已步入耳顺之年。天气微凉,人生薄醉,应惊问:近来多少华发?《将进酒》!一饮五百年,一醉三千秋,一直喝到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

第三个节目:歌伴舞《又见北风吹》

《北风吹》是芭蕾舞剧《白毛女》的经典唱段之一,而在唐涛伴唱、陈晓玲起舞的《又见北风吹》中,我似乎看到另一个情景:杭州的寒冬腊月,北风呼啸,雪花飘舞。浙大教三楼前的梧桐树下,一个女孩儿正仰视着教室窗口中映出的那个男孩儿的影子,眼神中的灼热火焰温暖着漫天洒落的鹅毛大雪;北风戏弄着女孩儿的发梢,撩拨着少女初开的情窦。记得那时的女同学们除了上台演出,似乎从来不化妆,即使连简单的一抹口红也不曾有;学生谈恋爱应该是一桩会引起轰动的大事,如果见到一对男女同学手拉手地走在校园里,那是瞬间就会传遍整个系的风流韵事。

风雪中,教室里的男孩儿是否感受到了室外梧桐树下女孩儿痴痴注视的目光?他俩最终是否幸福地走到了一起?人生难能可贵的是年轻之心,时时能对周遭情状感到新鲜、激动甚至冲动,时时能发现“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的诱惑力,即使曾经莽撞而不计后果,每当遥忆当年的那些轻狂事时总会在心中泛起涟漪阵阵。

那就让这北风从日落吹到月升,从月升吹到黎明......

第四个节目:女中音独唱《往日时光》

唐玖琪的女中音在读书期间就随着那首《军港之夜》而唱醉浙大校园!如今在大屏幕滚动播放的老照片的衬映下,突然响起往日时光里那相去甚远的歌声,那来自四十年前的回响时,屏幕上一张张静止的老照片仿佛都活动起来,尽管是非常熟悉的看过多次的老照片,但是如果此时用手指轻点屏幕上任何一张亲切的面容,同窗共读的大学时光的每一点记忆都会迸发出梦幻般的美丽!《往日时光》,风华正茂,青春飞扬。我们何其不幸,生在60年代、50年代甚至40年代,生长于正该好好启蒙学习而知识分子却被称为臭老九的时代!我们何其有幸,共同生于一个恢复高考、改革开放、经济快速发展的时代!我们在经历这些的时候所体会不到的惊心动魄,在何其不幸与何其有幸的日子中一天天流走,多年以后蓦然回首,原来那就是一生的刻骨铭心!

第五个节目:舞蹈《绒花》

岁月是把无情的刀,把每个人的胶原蛋白削去而从不归还,在每个人的脸上刻下沟壑而从不填平;岁月也是把多情的刀,无论欢乐还是痛苦都被轻轻撕成碎片撒在长流的江水中,当多年后我们又在某个港湾看到这些曾经的碎片时,它们都已成了谈资和笑料。岁月无情,使小花陈冲只在影坛短暂闪现;岁月有情,人们至今还惦记着当年的另一朵小花刘晓庆并使她在花甲之年被怀孕!无论是昨天或者今天,你所爱的或你所恶的,其实都是同一个对象,看这些的也是同一个你,只不过,有一个叫“时间”的家伙曾经走过而已。《绒花》,开在昨天,也开在今天。

第六个节目:独唱《在水一方》

当年我们仰视那些伟大的科学家、严谨的教育家和成功的企业家,并且把他们作为榜样而学习着、努力着。我们真挚地互相鼓励,真诚地互相感动,真切地互相牵挂。我们大多数人的辉煌是从寂寞甚至是痛苦中开始,也许有时孤独到只有一杯浊酒相陪,孤独到只能《在水一方》自言自语,自吟自唱,但我们从不放弃。

其实,那时我们还有另外一个共同的偶像,无论男女都甘心成为她的粉丝,她就是邓丽君!一盘录音带,一只砖式三洋录放机,坐在植物园碧绿的草坪上,当邓丽君那中国式的、完全没有攻击性的歌声悠然唱响时,空气瞬间变得纯净无比,周围瞬间变得安静无比!如今再唱《在水一方》,与其说是怀念邓丽君,不如说我们怀念那个有邓丽君的时代以及在那个年代听邓丽君的歌、唱邓丽君的歌的我们自己!

第七个节目:双人瑜伽

我们常常惊叹于瑜伽行者的柔软体态和宁静淡远,却不知这只是一般人看到的表层现象。瑜伽是一个帮助人类充分发挥潜能的体系。从哈他瑜伽到阿斯汤加瑜伽,瑜伽练习的目的并非姿势本身,而在于唤醒沉睡的心灵,跨越障碍,找到自由、快乐和感恩的心。在众多同学开始安静,继而惊异的呼声中,傅娇和章秋萍两位瑜伽行者在寂静中倾听着自己内心的声音,在冥想中倾听纳达。两位女同学的瑜伽告诉我们:60岁、80岁,都不是瑜伽的极限,更不是人生的极限。当瑜伽带来的能量和专注把身、心、灵都连接在一起时,每个人都可以回到少女少男时期!瑜伽是探索的过程而不是抵达的欢呼,在舒缓的呼吸中还原收尾时,我们可以回到心中平静无波的湖!

双人表演还告诉我们:不要走在我前面,因为我可能不会跟随;不要走在我后面,因为我可能不会引路;请走在我的身边,做我的朋友!让我们一起携手,走过我们人生的秋天和冬天,说不定我们还能迎来人生的又一个春天。

第八个节目:舞蹈《天边》

罗爱琳,当年浙大文工团的台柱子,在那个还不把“专家”作为时髦称呼的年代,她就是浙大文工团的舞蹈专家和老师。她曾经编了一个歌颂领袖华国锋的新疆舞《奶茶献给华主席》,至今让人记忆犹新。2016年我们部分同学在美国聚会时,就曾再次聚集当时跳这个舞蹈的女同学们重温旧梦,优美的舞姿不减当年。

历史的班车注定我们会在现实的生活中相遇,注定我们沿着“求是”的轨道在浙大的校园相遇,又从浙大这个中心出发走向世界,天各一方,各自打拼。当四十年后,我们又从《天边》聚拢,来到深圳相会,此时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抵御岁月的消蚀与人为的粉饰而真正遗留在我们心底呢?我想应该会有很多,而浙大的求是精神、大学期间所教给我们的思考问题和研究学问的方法,以及历久弥新的真诚的同学情,都已深深地烙在心底无法抹去。当然,如果此时《奶茶献给华主席》的蹁跹舞姿重现在大家面前,那么我们一定会发出高分贝的尖叫和欢呼。遗憾的是重拾旧梦需要不少的时间,我们只能从罗爱琳同学的独舞来遥想她们当年的风姿了。

据说,几天后,罗爱琳同学的独舞以及我们这台晚会的诸多录像片段已经在浙大的很多微信群传开了,并且给予的评价基本只有一个:从来没有过的精彩!

第九个节目:男女组合唱《铁血丹心》

就在我们这台晚会举办的前两天,2018年10月30日,一代大侠金庸仙逝。“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说这些话的大侠已到了界碑的那一边继续讲述他传奇的故事,而他留在这边的一个个故事总是让我们百听不厌。让我们敬一杯酒,敬奠那《铁血丹心》和铮铮铁骨,敬奠那绕指柔情和儿女呢喃;一首《铁血丹心》为大师唱,为我们自己唱,唱尽过去的峥嵘岁月,唱尽满怀的惆怅和寂寞。

第十个节目:太极表演

太极生阴阳,阴阳生四象,四象生八卦。阴阳二气流转,万物始生长成。太极、瑜伽、乃至广场舞,都能让我们领略生命的活力和美好。

第十一个节目:独舞《卡门》

一段舞,包含了奔放不羁;一杯酒,盛满了无可奈何;一片情,酿造了传奇篇章;一曲歌,吟唱了人生起落。

第十二个节目:男声组合唱《友谊地久天长》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刚离开校园时,种子就在心中发芽;久别校园后,她在梦中说话;再次返回时,她在眼前开花---什么是在心中发芽的种子?在梦中说话和眼前开花的“她”是谁?

于我们而言,“求是”二字这终身受用不尽的财富,却是在我们离开母校后才真正领悟到的,就如一把火炬引燃万千火炬去照亮四方而自身不损分毫。“求是”这颗种子植入在我们思维的最根基处,然后慢慢发芽、长大,成为我们的人生、行事、治学的出发点,同时,我们的身体力行又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我们的下一代,使“求是”精神薪火相传。“求是”就是那颗种子,母校就是那个“她”!

每次相逢都是一次别离的开始,每次别离都是为了又一次相逢。一段时光,一个转身,一场相遇,一次别离,一个未来!友谊地久天长!

夜色已浓,秋风阵阵,海涛声声,白浪隐隐,远方大海的深处清晰地闪亮着灯塔的光芒。那道充满“求是”精神的光亮,在浙大一百多年光辉又多难的历史中,既属于所有浙大学子,此刻又独属于我们,属于科仪78,永不消散!

写下上述文字后,细细一看,觉得我们的晚会其实已经把这次聚会的内涵都表达得清清楚楚,聚会的所有意味都已经完整地包含在里面了。

遥想四十年前,那时的我们,不是现在已经看过世事浮云,经历过跌宕起伏的我们,而是一群青春正当年的少年游侠,“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少年不识愁,年少不畏险,那时的我们喝着浊酒,心如明净的天空,还没来得及沾染一丝的污垢和忧愁,有的只是满腔的豪情侠义,满心的欢喜雀跃,以及对未来的无限憧憬和向往,;如今,未来已来,褪去了世俗的浊锈,我们将满腔的豪情炼化为成熟的淳厚,不惧时光变迁,不畏物是人非。回忆以前的四十年,展望未来的四十年,原来人生给了我们很多时间,原来人生还留给我们很多时间!诚如泰戈尔在《触摸自己》中所言:

我只想知道,

当所有的一切都消逝时,

是什么在你的内心,支撑着你。

愿我看到真实的你。

愿你触摸到真实的自己。

一杯酒,一首诗,年少轻狂,初生牛犊;一樽酒,一场舞,疆场驰骋,不改初衷;再过40年,一壶酒,一张琴,盛衰荣枯,看四季轮回,听细水长流。

是为2018年“浙大科仪78相聚(深圳)”记及感触。

附:池哲儒同学的聚会感言。

同学会时看了一些浙大时的老照片,百感交集,特写以下分行文字,追忆那些往日的时光。我想起了:你稚嫩的脸庞你略为羞涩的浅笑你接地气的穿着你青春的气息你如饥似渴的心我想起了:教室里发奋的学子实验室里忙碌的身影三点一线的忙碌园丁们的辛勤耕耘求是园里的百花盛开我想起了:早晨起床的冲锋号角晨练时的矫健身姿广播体操的整齐划一球场上运动健将的拼搏同学啦啦队的声嘶力竭我想起了:图书馆里的抢位学习上的暗暗竞争病痛时的互相关心集体活动的热心参与一直对外时的义愤填膺我想起了:一本正经的列队拍照初识旅游的各处踩点钱塘江上的初次弄潮猴山上的一群“猴子”篝火边的大快朵颐我想起了:青春期的骚动恋人们的甜蜜笑容实习晚宴上的真醉假醉女排获胜后的狂欢国足失利后的泄愤我想起了:求是学风的耳濡目染勇攀科学高峰的坚毅时代使命的肩负欲闯世界的激动理想风帆的徐徐鼓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