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别四十年,相聚于故乡!

——汉一中高七八级毕业四十年聚会上的感言

相聚于汉中,重逢于故园!这是我们期盼了多少年的人生盛典!四十年岁月如歌,四十年风雨兼程。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当分别四十年的高中同学重新欢聚一堂、握手拥抱的时候,这是何等激动!又是何等的幸运!我们分别的太久太久,因而这相聚就显得太珍贵、太难得!今天,难忘的何止是今宵,更难忘的是永远不可替代的同学真情!

四十年,在人生中有着怎样的意义?差不多就是一个人生命的一半。当年,我们都是寒窗苦读的学子,也是同一起跑线的战友。当1978年夏日的那一天我们跨出母校大门、挥手告别奔向远方的时候,可能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们会分别得如此之久!别时青涩少年,重逢两鬓霜染!女同学们大多已经退休,男同学们也已经接近告别工作的人生节点。虽然岁月的风霜在我们脸上留下了不可避免的沧桑印痕,但我们都没有暮气沉沉,都还是那样坦诚、那样自信,都还是那样充满正能量!既珍爱我们同学难得的友情,又欣然于国家与家乡的兴旺!你看女同学姚玉红、王小丽、苏汉苹、张春玲的“锅庄”舞与旗袍秀跳得多么灵活漂亮,舒汉丽、窦津平、石小燕、谭蓉还是那样热情奔放、风度优雅!当年的帅哥张东风、邓建民、李红岗、陈永进依然健步如风,为大家的相聚奔波,神态激扬!

高中毕业后我们因求学、谋生、家庭迁徙等各种原因走向了五湖四海,分别了整整四十年之久。同窗时代的朝朝夕夕,少年伙伴的笑貌音容,在记忆中都定格在四十年前的青葱岁月。然而,再乘风破浪的远航也有返航的时候,再活力飞翔的鸟儿也有困倦归林的时候。今天,我们又重逢了!我们又回到了少年时代学习的家园故乡,回到了天真无邪的同学时代!

在这过去的漫长岁月里,大家求学、就业、恋爱、结婚、生子、升迁,年复一年,不觉转眼之间都已经到了退休或者已经退休,甚至有的都已经含饴弄孙、成为了奶奶、爷爷级人物。回首过去,我们有成就也有失败,有失意也有振奋,有悲伤也有欢乐,有奋斗也有迷惘……但无论如何,我们都走过了人生的大部分驿站,也与共和国一起经历了四十载的沧桑巨变。如今,完成了人生大半任务和义务的我们,终于可以停下脚步,回眸过去,呼唤少年时代的伙伴重新集合。今天,我们从祖国的四面八方回来了,在汉中这个曾经留下我们青春烙印的精神家园,在百鸟朝凤的欢乐颂中,我们又相聚了!让我们携手珍惜三生修来的缘分,让我们握手拥抱,让我们举杯痛饮,让我们尽诉衷肠!让所有的空间阻隔与心理隔膜统统消失!让所有的相思与期盼在今天变成现实!让所有的鲜花与快乐都来与我们相伴!让我们唱歌、跳舞,让我们共同庆祝这四十年后多么不易的重逢!

亲爱的同学们,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再欢乐的聚会也终归有曲终人散的时候。相聚是快乐的,也是短暂的。但我相信,有了今天的聚会,我们的心再也不会分离,因为今天的聚会又让我们殊途同归,也让我们重新集合,我们是永远的青春不散场!

2018、10、20

渝秦道中

戊戌岁重九次日,应邀赴西安参加关中历史文化研讨会,过南充、南部、广元、汉中、佛坪于下午抵西安。次日回汉参加中学毕业40周年聚会。飞驰铁道上浮想联翩,百绪萦怀,匆草二首以记之。

黔地归来又蜀道

朝发缙云午百牢

蜀中阡陌蜀塞远

秦岭风雨秦燧遥

桃李春风犹芬芳

衰草寒烟未寂寥

佰侣归来聚汉日

红烛金樽尽气豪

秋来汉上似阳春

蒹葭江畔落红云

寒窗无暇青梅涩

新驿有情腊酒浑

半生离家促织远

千里归来采薇醇

别时年少忽白发

叶红时节又逢君

【作者简介】马强,男,陕西汉中市勉县人,历史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蜀道与西南交通历史文献研究中心(筹)主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蜀道文献整理与研究”首席专家。学术兼职有中国地理学会历史地理专业委员会学术委员,韩国《亚洲研究》通讯编委,四川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兼聘教授,重庆市地理学会历史地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重庆市三国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陕西理工大学“汉江学者”。

审核:田也,作者:马强,责编:天辉,序号: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