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語:2005年,我們大學部分同學在鄭州聚會,為次年在西安母校「相識二十年聚會」做籌備工作。班裡的一位女生為鄭州聚會寫下了非常有煽動力的感言,總算在2006年把全系五個班的同學都聚在了西安。雖然還不太齊,但270多個人去了180多人,也是母校同學聚會盛況空前絕後的了。其他的任何時候,基本上都是以班為單位回校相聚。我相信,再也不會有全系同年級的一起回歸舊時校園了。

這就是,文字的力量,還有青春的力量……

《细说从前》

一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参加同学会?

毕业十五年了,料想大家是胖的胖了,嫁的嫁了,离的离了,忘的忘了。当年是男生女生,如今是男士女士,本是好端端沉埋在各自的日子里,饥餐渴饮,朝行暮止,淡漠是淡漠了些,但是人尽中年,淡漠不就是逍遥吗?如今,一个电话把人家揪出来,从五指山下,从高老庄里,从通天河畔,大家一起踏上西天的路程,怀想、追忆,何处是归程?就算我是一个下凡的胖子,想召我的兄弟姐妹回天庭暂聚,却不想想,这甲子已不是那甲子,谁容你寒尽不知年?

可是,终究还是忍住不要提起,终究还是忍不住要聚在一起,不管今夕是何夕,只要共此明烛光。

于是,我们大家聚在一起,于是,所有的问题都猜想得到,所有的答案都不重要。昔别君未婚哟,昔别我未胖,如今聚一起,是肚腩的会师,是鱼尾纹的盛宴,如此而已。我老了,你也老了,这真让人欣慰!衰老就是那片夜色,清静,柔和,让我们真的开始留恋起彼此。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这纯粹是武侠小说里的话。其实,我们现在可真是高兴见到对方啊,想不起来的事,要靠对方回忆,我们彼此是对方的掌纹,我是你的生命线,你是我的爱情线,看一看我的脸,你也就读完了自己的青春。

举杯、祝酒,致辞,暄笑。此刻,所有人都是同学,如此平等,让人心安。没有需要深铭独品的幸福,大家是一般的傻呵呵的惆怅。有缘的,自是欢喜;辜负了的,亦该侥幸,不同床,免得异梦。沧海月明珠有泪,可是我把会流泪的珍珠还给了你,所有的记忆就是一个木椟。

灯火已黄昏,我们已醉醺。高声唱吧:“有人失业在街头流浪,有人糊里糊涂结了婚,有人蹲在大狱里,有人行在天堂里,低声祝福吧,大家都是西北政法的人。”我们可不要化蝶,不要生死相许,就这么十来年一见,笑吟吟地细说从前......